嫏嬛夜話(董橋)

董桥 | 2016-7-1 星期五 17:07   修改@2016-7-01 17:14 | 评论↓

嫏嬛夜話

(《蘋果樹下》小序)

董橋

2016年6月19日 《苹果日报》 名采论坛

董橋2016年新書 《蘋果樹下》

董橋2016年新書 《蘋果樹下》

從前英國有一位愛德華.馬什Sir Edward Marsh名望甚高,是文章大家,是藝術鑑藏家,是翻譯家,是易卜生專家,是傳記作家,是二十世紀初葉編輯高手,許多著名作家的文稿都經他潤飾,當邱吉爾私人秘書當了二十多年。他編過五卷喬治王朝詩選,譯過拉封丹《寓言》,一九三九年寫過一部回憶錄追憶他和文化人政治家的交往,書名叫A Number of People,聽說一位旅英老民國文士戲譯為《一些人一些事》。這本書劉殿爵老師還在亞非學院當教授時期借給我讀,淺淺落墨,深深啟蒙,不言之言,不呼而出。毛姆一九四二年出版的二戰回憶錄 Strictly Personal前頭有一封信寫給馬什,說這本書是他筆下唯一不經馬什改過校過的書,忐忑之情,溢於言表。中外博雅的前輩都不在了,讀書寫作,乏人開釋,失落之感,無日無之。隱隱記得毛姆一次訪談中說,一轉眼他也成了人家敬之謔之的前輩,竊喜之餘,不無忤怨。我歸休兩年,老是老了,論資尚淺,排輩尚低,讀讀閑書,看看字畫,玩玩骨董,練練書法,蘋果樹下喫茶聊天,我倒高興。

×  ×  ×  ×

佛 號

羅家信佛。羅縵信佛。羅家南洋祖宅設佛堂,四壁掛滿弘一法師墨寶,大幅小幅十多幅,爺爺那輩人供養的。弘一書法南洋多,新加坡廣洽紀念館一層樓一層樓集藏數百件,信札也多,廣洽法師數十年細心搜尋集存。紀念館門前兩株菩提樹落葉滿地,真好看,羅家一冊貝葉羅漢正是菩提葉片畫出來的。去年安徽友人譚然替我在拍賣行裏收得四頁貝葉羅漢,彩畫功力上乘,敷色跟羅家那冊相仿,極鮮麗。我供奉的弘一遺墨要數台北張安賜我的硃筆佛號最珍貴。二十九乘六十厘米,硃筆篆書「南無阿彌陀佛」,兩邊楷書「若得見於佛,除滅一切苦;能入諸如來,大智之境界」。上句邊上小字「大方廣佛華嚴經入法界品」,下句邊上小字「歲次大辰九月華嚴寺沙門勝幢」。押角佛陀肖形印,下款鈐「弘一」。張安說是二十年前張炳南老先生帶他去大稻埕老宅求得者,原本鑲鏡框供在佛盦上。弘一法師這樣精緻的硃筆佛號聽說事先都要弟子展紙算好落筆收筆的位置,分毫不誤,難怪佈局那麼妥當。董家代代信佛,老家後園設佛堂,晨昏三炷香,心安。

×  ×  ×  ×

齋 戒

古人祭祀前沐浴更衣,整潔身心,以示虔誠,叫做齋戒。《孟子.離婁下》說:「雖有惡人,齋戒沐浴,則可以祀上帝」。柳存仁先生聊天說起齋戒,說這裏頭牽涉「八關齋」: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邪淫;四,不妄語;五,不飲酒食肉;六,不著花鬘瓔珞、香油塗身、歌舞倡伎故往觀聽;七,不得坐高廣大牀;八,不得齋後喫食。以上八戒,故為八關。白居易〈齋戒〉詩說「每因齋戒斷葷腥,漸覺塵勞染愛輕」。黃山谷〈戲題魯處善尉廚〉說「天女原非人間色,道人今日八關齋」。董解元《西廂記諸宮調》挑明了說「張生心迷,着色事破了八關戒」。有了齋戒之規矩,乃有齋戒之掛牌,小小一塊,上寫「齋戒」二字,背面有的還寫滿文,玉做的,木做的,瓷做的,犀角象牙做的,琺瑯的,都有。從前古玩店常見,看材料雕工定貴賤。羅縵最多齋戒牌,我也珍藏了幾件,最好看的是那個琺瑯七彩金框齋戒牌,大內手工,不大,想是婦女齋戒日佩帶的。李儂在英倫得了一件,說enamel做的才漂亮,平日穿便穿佩掛在胸前,有一位英國教授懂,笑笑說:「你佩了齋戒牌,誰都不敢親你香你了!」搪瓷,景泰藍,也是琺瑯,《紅樓夢》五十三回說:「這荷葉乃是鏨琺瑯的活信,可以扭轉。如今皆將荷葉扭轉向外,將燈影逼住全向外照,看戲分外真切。」鏨字這樣用。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