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1929达沃斯论辩

外哲 | 2007-5-24 星期四 15:36   修改@2007-12-22 0:10 | 评论↓

1929年,一场“存在政治”与“文化哲学”的形而上学对决展开了。分别代表时代哲学的两翼之精神魁首的卡西尔和海德格尔,在白雪皑皑的达沃斯山上进行了思想白刃战,就像中国武侠的顶尖高手之华山论剑。目睹了这场思想决战的列维纳斯说,“卡西尔代表了正在破坏的秩序,……海德格尔宣告了一个正在倒塌的世界”。萨弗兰斯基则从这次思想决战联想到托马斯·曼(Thomas Mann)的《魔山》之中的塞特姆布里尼和纳福塔:与人为善的人文主义斗士和形而上学恐怖主义者。

卡西尔的基本信仰在于,人类精神具有符号创造能力,人可以创造一个叫做“文化”的象征世界,为人建造了一个可以栖居的屋宇,以保护人类免遭野蛮的威胁。以此为论辩基点,卡西尔逼问海德格尔:你是不是要彻底放弃“文化”之中表现出来的客观性和绝对性而完全返回到人的“终有一死的本质”之中?海德格尔反唇相讥,批评卡西尔说,你那叫做“文化”的精神寓所让人安则安矣,可是别忘了它可能就是一种禁锢自由的“座架”,重要的是人必须不断地解放自己。对卡西尔来说,“文化”已经是对形式的超越性成果,所以,“从精神的圣杯中流向人的是无限性”。对海德格尔来说,人一旦固定在文化形式之中,仿佛找到了永久的避难所一样,这无疑会使自己的自由意识消失。这就涉及到了对哲学的使命和思想的责任感了。哲学是应该把人从精神作品之中解放出来,还是应该把人再次抛到生命的艰辛之中?

卡西尔坚信,人类运用符号来建构精神象征物,就是人的自由的表现,说明人能够依靠自己的创造物来战胜生灭无常的偶然。海德格尔则认为,人的存在有一种基本的情调叫做“不安”,人被抛向这个生灭无常的偶然世界,无家无根,这才是生命的常态。海德格尔问,哲学的使命不就是把人彻底让渡给畏惧吗?卡西尔回答:请甩掉你们身上世俗的畏惧吧!海德格尔激扬文字,使出了克尔凯郭尔的“决断瞬间”这一杀手锏:人生此在的生存的最高形式,是返回到人生此在十分罕见的瞬间,它在人生此在的生与死之间持续,人类此在在十分罕见的瞬间中,生存在他本己本真的、可能性的巅峰。

在“瞬间决断”的幽暗之光中,卡西尔也许顿悟了,哲学之路只能通向虚无。于是,存在政治学因其内部蕴涵着一种“神秘的形而上学的原始力量”而相对胜出,文化哲学中的人文韵味像消逝在技术时代的“灵韵”一样暗淡了,充其量也不过是遥远的过去时代某种神圣性的余韵而已。卡西尔是犹太人,这一点必须记住。在他的文化哲学塑造的“象征世界”中,一种弥赛亚的灵歌经久不息地流荡,一分乌托邦的情怀依然让人提神。在达沃斯山思想对决中,存在的黑夜和文化的白昼展现了人生的两幕,卡西尔直扑灵知的光辉,而海德格尔沉醉在灵知的黑暗。

胡继华:《现代性地平线上的三颗救赎之星——本雅明、施米特和海德格尔的灵知主义精神探略



1 Response to “关于1929达沃斯论辩”

  1. 1
    水果味
    2010-2-20- 星期六 17:54    @reply     

    卡西尔,这个名字好像没听说过。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