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书淘到让人以为是书贩子,也算是媳妇熬成婆,终于修成正果了,不知该不该苦笑一把。只能说有些人确实没有认真看过文字,而习惯于断章取义吧,就像以前也有人在我那篇关于《旧眼镜回收》的日志里留言咨询他的旧雷朋太阳镜作价几何。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文字表达有点问题吧。无论如何,碰到这种事是多少有点无奈的,虽则也多少有点interesting。

好长时间没运动了,深觉身体虚弱,所以吃饱喝足回到宿舍总慵懒得不愿出门,并且就想躺倒床上去看书了,让我觉得“宅男”一词已不足以形容鄙人,“床男”或许更加贴切。浑浑噩噩地靠在新买的靠垫上看了一个下午的《村上朝日堂》,间中睡了一觉,看书时则莫名其妙地让音箱播放着Norah Jones的Don’t Know Why,或而还放了一会儿“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No3”,听到时颇为意外,当然音箱的效果是极其不佳的,不过也算是聊以佐书的靡靡之音了。

毫无建树的一日,其实也是众多时日的典范,作为一个普通平凡的惫懒学生,日常就是如此吧。

P.S.极喜欢《不能说的秘密》里的湘伦小雨四手联弹钢琴曲,奈何下载的片段非常短小,只好循环往复地播放。未知该片原声CD里的那首是否够长?



1 Response to “暖气屋里正好眠”

  1. 1
    杜然
    2008-1-4- 星期五 21:55    @reply     

    这两天在听巴赫的钢琴作品,太难了,我恐怕要手脚并用、加上其他部位的配合,才能弹出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