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去理发了,不然回家以后还要去陌生的理发店弄,会觉得不自在,我喜欢固定一个地方。距离上次理发不知不觉竟也快一个半月了,理完发签卡时才注意到日期,怪不得整个头就像狮子头那样的爆炸式发型,确实是不能超过一个月的啊。理发师问有没有特殊要求,我说把两侧向外辐射的头发剪短,让头不要显得这么大。本来就不小的了,不能再让这些试图摆脱地心引力的头发增加半径。跟洗头发的姑娘聊天,居然曾经在我老家那边工作过一两年,连我们那地方传统习俗的“普渡”都知道。

这几天的北京可真是冻人,出门不戴线帽耳朵冻得生疼,手指也是,我可没手套。这个冬天实在太有能耐了,把雪憋了那么久还不释放出来,回家前估计是看不到了。

正考虑打电话向老板招呼一声将要回家的事,没想到心有灵犀,他就来电了,有事约见面。简单汇报了一下本学期的读书情况,他也简单提了点建议,把要办的事情交代给我,我就告辞了。看得出来工作蛮忙的,估计还没吃晚饭呢。第一次见到老板娘,显得很和蔼。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