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论董桥散文

书悦, 董桥 | 2008-1-27 星期天 17:21   修改@2008-3-08 12:19 | 评论↓

在家里懒散度日,许多时候竟是连好好坐下看几页书都不愿,亏我还参加了豆瓣的每天至少读书一小时活动。

自己没读书,只好看看别人读的了。无羽书天堂读到池莉随笔集《熬至滴水成珠》里的一篇《想念一种喝酒的方式》,摘抄了其中评价董桥的一段文字。我无此书,然素喜董桥,觍颜再抄一遍于此,聊以慰己:

董桥的散文,近几年来,深得大陆读者喜爱。读者的成分,多是文化程度较高的成年人和洋派典雅的沉静型白领。为什么呢?董桥散文首先是性感的,同时还是文化的。它满纸风月,写的却是文化,虽然说是文化,却又风月满纸。书籍,建筑,古扇,欧洲的油画和教堂以及夫人,这是一些多么高雅上流的物事,然描绘它们却使用的是娇俏挑动生动伶俐的语言。白纸黑字,到处流动着妻妾,情人,青楼,性欲,精子,等等,把个文化与风月,风月与文化,糅合得巧巧妙妙。你既可以读得暗自脸红,却又不必觉得羞耻,它保证不会辱没你,不会降低你的阶层、地位和门庭,因为终究,它是在写文化。这不就是棉布的旗袍了?你说它不是一件朴素的衣服,它是的,你说它是仅仅一件朴素的衣服,它不是的。你说它不是为了遮蔽肉体,它是的,你说它仅仅是为了遮蔽肉体,它就绝对不是的了。我以为董桥真是了不起,他的散文,深谙中国审美情趣之精髓,也算得中国一绝了。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