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皮斯资料数则

书悦, 见闻 | 2008-3-16 星期天 20:04   修改@2008-3-16 22:02 | 评论↓

1.冯象在《政法笔记》里有一篇文章讨论《性贿赂为什么不算贿赂》,此文最早载于2001年11月号的《读书》。在此文的开篇部分摘录了《佩皮斯日记》数则并对日记所载事件作了一些说明。下为冯文:

六四年二月廿七。晨起,倦。办公室枯坐一上午。将去办公室,白哥妻来,请为丈夫说话。余颇爱此女,抚其玉颏。未敢唐突,以其性格庄重故。

[原文:Up, but weary, and to the office, where we sat all the morning. Before I went to the office there came Bagwell’s wife to me to speak for her husband. I liked the woman very well and stroked her under the chin, but could not find in my heart to offer anything uncivil to her, she being, I believe, a very modest woman.]

六四年五月卅一。饭后回办公室,招白哥妻至,独伴余良久。然此女极庄重,余虽动于中,未敢强求。日后必为她丈夫效力,以不负其所托也。

[原文:Dined at home, and so to the office, where a great while alone in my office, nobody near, with Bagwell’s wife of Deptford, but the woman seems so modest that I durst not offer any courtship to her, though I had it in my mind when I brought her in to me. But I am resolved to do her husband a courtesy, for I think he is a man that deserves very well.]

这两段日记,作者叫皮普斯(Samuel Pepys, 1633-1703),是英国十七世纪的大人物,事业巅峰时官至海军部长、皇家学会会长(这会长的荣誉和影响力,非其他带‘长’的职衔可比;比如会员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写下巨著《数学原理》,便是经皮会长亲自盖章批准才发表的)。不过,令皮普斯名垂千古的,既非他一手缔造的帝国海军,也不是皇家学会,而是他的六本日记。日记(一六六零年元旦至一六六九年五月底)是用速记密码写的,死后同他的藏书一道赠了母校剑桥大学莫德林学院。直到一八二五年,才被人发掘破译,整理出版。从此,《皮普斯日记》就成了英语世界最受宠的枕边秘笈。他“赤裸裸地记录下来”的那个“真我”(先师杨周翰先生语),率性流露的虚荣心、进取心、贪心和良心,处处打动着读者,激发他们的道德优越感。部长也的确能干,几乎每周都有佣金、回扣和礼物进账:金币、火腿、马驹、餐具等等。为此他在日记中没完没了感谢上帝,有一次谢恩谢得兴奋了,居然闻不见肉香,忘了晚餐(六四年二月二日)。但他做事也有原则,而且向朋友公开宣布过:一是决不为“干坏事”受贿;二是若运气好能替人排忧解难,不介意拿点报答。造军舰的木匠白哥(Bagwell)听说了,想请皮大人帮忙找一份象样的工作。那当然不是坏事。可他预先送上的“报答”不是别的,是自己的老婆。

大人本是多血质的性格,在教堂听布道,眼角飘进一个丽人心里也会痒痒。来往几次,便同木匠老婆亲热起来。当年十一月十五日,将她带到一爿僻静的啤酒屋,酒酣之际下手。那女人“侧目叹息……拒斥良久,终于一步一步遂了余的心愿,其乐无比。”后来,十二月二十日那天,木匠夫妇请他到家里吃晚饭。“饭后,寻一事差他[即木匠]外出办理,and then alone avec elle”——一句话中间转调,英语变法语——“随即取她入怀,其力拒,余强合,虽不甚乐。”

有善解日记的心理分析家认为,“强合”一节转用法语,透露出作者人格在宗教伦理、社会道德和腐败风气张力下的分裂。因为日记内容有速记密码保护,别人看到也读不懂,所以法语应付的,就只能是内心那个自审自慰的“我”(ego)了;仿佛下意识里树一道语言栅栏,隔离那“不甚乐”的事件,将它(id,即“我”的另一面)挡在“我”的日常理性与道德领地之外(《日记》卷十,页179)——圈起理性与道德,一场性交易(贿赂)得到了“净化”;删去它危险的“干坏事”(由通奸而强奸)的联想,只留下对一位“极庄重”的女子的关心与效力。据《日记》记载,事后,皮普斯为木匠写过两封不成功的举荐信。

2.短命作家梁遇春(1906~1932)的读书笔记《醉中梦话》也曾提到过佩皮斯日记。虽然是为了介绍另一个人的日记才提到的,也有人因此被引起对佩皮斯的兴趣

茄力克①的日记

(原载1928年11月10日《新月》第1卷第9号,署名春)

大凡好的日记一定是匆忙中记下来的;因为在那时候才能流露出真情,没有什么做作;所以英国文学里最好的日记也是十七世纪英国海军秘书皮普斯②Pepys的日记。他娶了一位非常厉害的法国太太,然而他却偏不安分,最喜欢调笑女仆,最妙的是这些调笑的供状他每天晚上都写在日记上面。我们知道这位先生是惧内的,他想用纸笔来宣泄情意决没有公开的可能;所以他必得别出心裁才能担保没有危险。果然他用的是一种密码字母,在临睡以前偷偷地背着他那法国太太很快地记好。到十九世纪他这日记才给人发现出来了。他每天虽只有简短地几句话,然而这几句话里却充满了生气,实在是绝好的描写日常生活的作品;所以那么厚厚一本书,我们也百读不厌。现在这位约翰生博士③的高足(十八世纪剧场里的泰斗)所记的日记也是零零碎碎偶然记下来的,能够完全表现茄立克滑稽的天性,确是一部有艺术地缩写通常生活的好作品。而且里面所记的是他第一次到法国的零星印象,我们还可以借此看十八世纪法国社会的情形同英国人对法国的见解。

① 今译加里克。② 今译佩皮斯。③ 今译约翰逊。

3.是关于佩皮斯的个人图书馆的。以前我曾介绍过的剑桥麦德林学院的佩皮斯图书馆(The Pepys Library of Magdalene College, Cambridge),就是佩皮斯逝世后将其个人图书馆捐建而来的。这里的资料介绍的是佩皮斯个人图书馆的书架,故事来自亨利·彼得洛斯基所著《书架的故事》:

17世纪英国日记作家塞缪尔·皮普斯有一个最广博的图书馆。1666年,他用新书架重新装饰了这个图书馆。这些书架确实制造得非常出色,特别适合图书馆。

皮普斯把他的藏书限制在3000册,书的编号是以书的外形,从小到大排列的。为了保留空间,皮普斯把他的书排成两行,前排放较小的书,后排的格架比前排略高些、窄些,放比较高的书。因为严格地“按高矮摆放”,他的书看去非常醒目。而且,皮普斯还是第一个在书柜里装玻璃门的人。

4.关于《佩皮斯日记》的最初破译。

日记原稿六本,全部以速记符号写成。 佩皮斯遗嘱逝世后将藏书及日记留赠给剑桥,由麦德林学院保存。虽然日记清楚显示在藏书目录里,但是无人问津,这样就埋没了百多年,直至1818年,由于与佩皮斯同期的历史人物John Evelyn的日记出版大获好评,当时麦德林的院长才“发掘”出佩皮斯的日记来。大院长自然无暇做翻译密码的水磨工夫,于是把工作交给了一名穷学生John Smith。史密斯夜以继日花了三年时间,把佩皮斯的3102页除了极不雅部分之外全译出来,长达9325页原稿,所得的报酬只是二百镑。但最讽剌的是,其实译码索引一直都是在藏书之中! 1825年,院长将史密斯的原稿节录修葺得面目非,然后出版,只字不提史密斯的功劳。不过,史密斯并不认为他为这部作品付出了很大辛苦。他曾说:“我写《佩皮斯日记》时感到很快乐,因为我每天都把它当作吃饭一样来享受,这样便不觉得累了。”原来,史密斯三十三岁就开始用密码记日记,大概是由于他自认为只有他一人能看懂,所以记事特别坦率。由于他把用密码写日记当作乐趣,当作习惯来看待,因此写作起来便毫无顾忌可言。对于这样一本繁杂的书,史密斯付出的不是辛苦,而是从习惯中得到的成功的喜悦。



3 Responses to “佩皮斯资料数则”

  1. 1
    georgexsh
    2008-3-17- 星期一 14:52    @reply     

    01年读到的时候,尚属懵懂,只觉有趣
    后来在政法笔记里看到,才读出味道
    另:政法笔记我就是在法律资料室借出的

Trackbacks

  1. Asiapan Talks » 梁遇春的《春醪集》 (2008年3月23日)
  2. Alone » Blog Archive » Geowhy2008.3月月报 (2008年4月13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