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采薇阁书店来学校摆摊卖书我是知道的。前两天我都很有定力,故意不走过去看,也就完全没有被诱惑。不料,今天晚上要去学生之家吃饭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走过去看了几眼,于是,又“破费”了。说来也算他们聪明,打破了我近来的淘书价格界限,达到了与豆瓣书店同样的四折,如果还是以前来摆摊时那样卖五折,我应该就能继续保持克制了。其实,四折也不算便宜啊,真要找起来,孔夫子旧书网上便宜的书还是蛮多的。不过呢,淘书讲究的是缘分,碰到什么书才买什么书,这跟去孔网上搜索想要的便宜书又不一样,那是目的性的,所以也没办法多做比较的。

首先吸引我的是一套上下册的精装本《唐吉诃德》。唐吉诃德君的大名无人不晓,这部传世文学经典我却是没读过的,倒是从前阵子读的那本《六人》里才比较具体地见着此君的一二特点。尽管我有兴趣读读此书,然而,真正的原因却是我觉得这套书的装帧不错,塑封纸面包裹下的硬皮是红色的,书脊均匀地烙印金枝印纹,让我一见就喜欢得很。此书译者是唐民权,陕西人民出版社2000年4月1版1印,印数3000部。我在豆瓣上只能找到此译本1999年的平装本,装帧却是不一样的,所以也就无图可供展示了。《堂吉诃德》一书曾被诺贝尔文学院等机构评选为世界最佳小说,而它在国内的中译本已达二十种左右了。不过,较好的译本似乎是杨绛、董燕生和孙家孟的,唐民权的这一译本并不显眼。

就中国而论,199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在出版《塞万提斯全集》之际曾有一个统计:从1922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林纾、陈家麟合译的两卷本《魔侠传》算起,至1997年,共出版了18个不同的版本。除《魔侠传》外,还有:《吉诃德先生传》(傅东华译上海商务印书馆,1947)、《吉诃德先生传》(傅东华译商务印书馆,1950)、《吉诃德先生传》(伍实译作家出版社,1954)、《吉诃德先生传》(沙克莱改写本)(刘云译中国青年出版社,1956)、《吉诃德先生传》(沙克莱改写本)(常枫译香港侨益书局,1959)、《唐·吉诃德》(第一、二部)(傅东华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1962)、《堂吉诃德》(上下册)(杨绛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堂吉诃德》(冰晶编译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1981)、《堂吉诃德》(萨克雷缩写本)(罗其精译湖南人民出版社,1981)、《堂吉诃德先生的冒险故事》(萨克雷改写本)(陈伯吹译上海少儿出版社,1981)、《堂吉诃德》(墨西哥纳瓦罗改写本)(张世春、殷国义译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2)、《堂吉诃德》(缩写本)(徐少军缩写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唐吉诃德》(陈建凯、郭先林译甘肃人民出版社,1995)、《堂吉诃德》(董燕生译浙江文艺出版社, 1995)、《堂吉诃德》(屠孟超译译林出版社,1995)、《唐吉诃德》(刘京胜译漓江出版社,1995)、《堂吉诃德》(少年版)(杨绛译刘强缩改明天出版社,1996)。

一旦开了头,就止不住手了。安妮特·T·鲁宾斯坦的《英国文学的伟大传统——从莎士比亚到肖伯纳》这部书的中译本是一套三册的英国文学史,此书初版于1953年的美国纽约。说起英国文学,确实堪称伟大,让我们看看这部书里提到的一些闪亮的名字吧,莎士比亚、培根、弥尔顿、笛福、简·奥斯丁、威廉·布莱克、华兹华斯、柯尔律治、拜伦、雪莱、济慈、兰姆、布朗宁、狄更斯、萧伯纳……即使没读过他们的作品,这些名字也已经听说过许多。前几天在图书馆闲逛的时候我碰巧看到这套书,当时考虑到没有时间看就没借出来,不曾想却偶遇于今天,不收都不行。

除了这两套书外,还淘到了三联书店“读书文丛”出的一本英国文学研究专家王佐良(1916-1995)的《心智的风景线》。王佐良所著《英国诗史》曾荣获“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的一等奖,而他的《英国散文的流变》一书也是我一直想读的。此外,还收了两本由善写文史掌故的作家郑逸梅(1895-1992)文章编选集成的《艺海一勺》和《艺海一勺续编》。文人掌故是我素来所喜,此类书自然不容错过。 🙂

其他几本零星小书就不多说了。唉,赶紧找我这学期刚准备的淘书账本把这次的“奢侈行径”记下吧。



Trackbacks

  1. Alone » Blog Archive » Geowhy2008.3月月报 (2008年4月13日)
  2. Asiapan Talks » 收到《书脉》 (2008年4月15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