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至今,这是中国的24个教师节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早上一起床就忽然想到老师应该有自己的节日。”教师节的最早创意人、中科院院士王梓坤教授这样说。

1984年12月9日,王教授当天就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北京晚报》。第二天,《北京晚报》就刊出文章《王梓坤校长建议开展尊师重教月活动》,引起了读者强烈反响。12月15日,北师大钟敬文、启功、王梓坤、陶大镛、朱智贤、黄济、赵擎寰联名,正式提议设立教师节。1985年1月21日,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作出决议,将每年的9月10日定为教师节。

按往年的惯例,这个节日我们都是和导师聚餐的。平常时候同门之间各做各的,有问题也是老师分开指导居多,借教师节之机以为老师过节之名汇集所有同门济济一堂,无论吃酒神侃都是很开心的事。但这次却没聚成,有几个不成理由的原因,一来是刚上研三的师妹们因为毕业论文初稿尚未能写出,心虚之下不敢见导师,一听我提要聚餐就百般推脱,让我觉得很无奈,二来嘛,上学期刚毕业了一批同门,这回刨去这一级的师妹后,昨晚之前只有我和另一位师姐在校,两人若是单独约导师吃饭比较寒碜,气氛反而寥落,三来导师这阵子似乎也挺忙,即使我们昨晚约见,也是时间安排不定,先是说九点才能回来,后来又说八点半,幸好最后调到七点半了。因为觉得聚餐之事难办,所以前两天就在考虑礼物的事。但以前买礼物的事都轮不到我,这次毕业走了好些人,研三的师妹们又决定自己送,在我和师姐之间只能我跑腿了。

挑选礼物是比较费劲的事,尤其对我这种没创意的人。上网搜索别人的建议,看到的尽是一些对教师节送礼的批评,说是什么不正之风失德之事,文章多半无趣得很,大搞一刀切的全盘否定,看到就烦。也许不能排除有些人利用各种节日以送礼的名义行贿某些老师,尤其似乎多见在中小学生那里,因为中国的高中毕业之前的教育着实太让家长胆战心惊,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之前的每一步都能让忧心的家长们战战兢兢,老师实在是某种程度上扼守着学生的命脉。但对于大部分的大学生来说,给导师送礼物我觉得应该还是出于真心实意的感激吧。尤其就我所见,大部分学生都是同门合买一样礼物来送,分摊开来不会负担太大,共同送礼物也不存在某个人送礼当行贿的可能。

不过我买礼物的时候跟售货员聊天,她竟然也问,是不是老师会开口索要礼物,简直让我无语了。看来教师节送礼这事已经普遍地被默认为是不好的事了。可怜了众多无辜的老师,收了学生的心意吧,担心被别人乱咬舌头,不收吧,有时候还就缺少一种更好地增进师生感情的方式。有人提出要建立一种“拒收规章”,或许这真是一种有效控制以礼行贿的手段,但从人与人之间正常的情感交流层面来看,却又实在太生硬了,毕竟“礼品是人际交往的通行证”,有时候,合适的礼品对于增进双方的感情比其他什么方式都柔和好用得多。



1 Response to “第24个教师节”

  1. 1
    rainbowrain
    2008-9-11- 星期四 0:15    @reply     

    高兴送就送 管别人怎么说呢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