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海光谈书

书悦 | 2008-10-26 星期天 21:40   修改@2008-10-26 23:31 | 评论↓

摘自《殷海光书信集》,“致林毓生”信十七,第160页:

不管我是否会成为众矢之的,我依然认为读书造学问是少数知识贵族的事。我极不赞成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知识分子“大量生产”的趋势。这是造乱!依此,我固然很穷,我认为在原则上书必须贵而且装潢高雅。这样方显知识的尊严。这种想法真是“满肚子的不合时宜”!但是,时宜是什么?我根本看不起时宜!所以,就书而论,在原则上我不喜paperback(平装本)。

那句“时宜是什么?我根本看不起时宜!”真是令我倾倒啊!话说,殷海光致林毓生的这部分信件,上次在那本《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里其实是看过了的,而且那是双向的,这本却只是单向的信件,少了立读回信的完满感。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