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与后语

林以亮《前言与后语》,1973年台湾大林文库版

前不久偶然兴起地想找林以亮(宋淇)翻译的片断《兴仁岭重临记》(Brideshead Revisited), 找了许久遍寻无门,后来发现这部分译文作为附录放在了林以亮1968年出版的一本叫做《前言与后语》的书里面。但此书绝版已久,殊难寻获。谁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昨日偶然在本校图书馆系统随意搜索,竟然给找出来了一本,馆藏系统录入书名为《前言后语》,却是与此书封面书名稍异,然又与内里版权页书名相同。今日立刻就去图书馆寻借,库本阅览室不允外借,当即就在馆内复印了全本,意愿终得满足,颇为欣喜。

林以亮《前言與後語》1968年仙人掌二版

林以亮《前言与后语》,1968年11月仙人掌二版

找到的这本《前言与后语》系台湾大林书店于中华民国62年(1973年)5月30日出版的大林文库丛书第51种,而《前言与后语》的初版则是由香港正文出版社于1968年出版的,同年11月15日又由仙人掌出版社出了第二版。版次有别,但内里篇目编排似乎是一样的,至少复印的这本大林文库丛书与正文首版的篇目是一样的。

首先翻看的就是附录在此书最后的林译《兴仁岭重临记》。译文正文前有林以亮写的简短介绍,读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林以亮翻译的只是《兴仁岭重临记》一书的第三章,因为他觉得这一章是比较能独立读的一章,描写了男主角与其父亲之间微妙而可爱的父子关系,描写风趣之余,笔法又含蓄不露、变化多端,是一种极能代表近代精神的风格。而本章不到一万三千字的篇幅却费了译者一个多月的时间,难怪他会觉得“实在无法靠翻译养家”,进而做出“情愿委屈翻译,不愿委屈妻子 ”的决定。这实在只能“怪”林以亮对翻译的要求太过理想化。

他自己表示,他一直认为“理想的翻译应该仿佛是原作者的中文写作,原文的意义与精神,译文的流畅与完整,都应兼筹并顾,而且不应有以辞害意,或以意害辞的弊病”。以这样的尺度来衡量,莫怪他自己要觉得“心长力绌,唯有投笔兴叹而已”了。这样的翻译理念也许永远只能作为一种乌托邦的目标存在吧。

关于书名的翻译,林以亮也做出了解释:Brideshead 是地名,可是同时在声音上有双关的意思,隐示 Bride 新娘,所以译成中文只能用“兴仁”以隐示新人之意。难怪我一直搞不懂怎么会冒出一个“兴仁”这样的词来,原来却是作为谐音词的作用而创造的。

2016年6月15日补充:

《前言与后语》篇目如下:

‘西洋文學漫談’前言 1
‘自由與文化’序 11
‘歐文小說選’前言 25
‘詹姆士小說選’前言 37
‘美國文學批評選’序 55
‘美國詩選’序 62
詩與情感 / 余懷 69
附錄:詩和對詩的感應 / 長亭 82
同情與寬容 84
‘自由與文化’跋 / 婁貽哲 94
關於’李伯大夢’ 102
毛姆與我的父親 119
夏濟安先生二三事 / 戴天 133
斷鴻零雁記 142
附錄:興仁嶺重臨記 154

《前言与后语》香港正文出版社1968年初版

《前言与后语》香港正文出版社1968年初版



3 Responses to “林以亮的《兴仁岭重临记》”

  1. 1
    Aries
    2009-6-27- 星期六 0:34    @reply     

    真巧,今天看董橋的《跟中國的夢賽跑》,其中也提到此書。

  2. 2
    asiapan
    2009-6-27- 星期六 9:42    @reply     

    @Aries: 我也是从董桥那儿知道的。

Trackbacks

  1. 09年6月,你好月报 « 浅口 .M (2009年7月4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