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醉酒

思感 | 2006-12-31 星期天 13:15   修改@2007-10-14 1:13 | 评论↓

这几日,上网真是不方便。地震后遗症可够大的,连电缆都能搞坏。不过,到底是下雪了,赶在新年前,让我小小地满足了一把。满足之余的后果就是,那日一大早为了等公车,足足站在露天半个多小时,雪一直飕飕地下个不停,冷得不行。

昨晚几人一同去喝酒吃肉。酒量着实不行,回到学校居然小小爆发了,许久没有这等体验。常温的啤酒都嫌太凉,毕竟目前的常温也是零度以下。啤酒之外,又进了些白酒。实在不算多,偏生抑制不住。昏沉之下,难得的九点多便上床入睡,夜半两点口渴而醒,兀自头重脚轻。弄了些蜂蜜水喝,上网看小说至五点多,倒是舒服清醒了,却只好再又爬上床去接着睡了。

2006年的最后一天,2007年的前一天,天气阴沉,白雪覆地。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