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

见闻 | 2007-2-18 星期天 11:36   修改@2007-2-18 17:09 | 评论↓

照例是年夜团圆饭,吃的就是这气氛。这个大年三十居然出现罕见的南风天,天气阴着,但一点都不冷,屋里湿漉漉,幸好中午时分出点小日花,稍微干燥点,春联贴上去才不容易掉。懒得做大餐,一致觉得吃火锅省事。比较特殊的是,这次年夜饭餐桌上人数增加了,多了一位女同志,就是俺大嫂,嘿嘿,为了这个全家干一杯。

火锅果然吃得比较持久,还在酒酣耳热之际,外边已经炮声隆隆了,吃得较快的家庭已经结束了年夜饭,开始跳火群燃放爆竹烟花了,漫天花火璀璨,是俺们年夜饭的背景音色,倍儿有气氛,热热闹闹、红红火火过大年嘛。

结束了年夜饭,已经七点多,就该跳火群了。抱出准备好的草堆放在院子里,点燃起熊熊大火。往年经常头发眉毛末梢被火烘焦,这次把头昂得高高的,“噌”地一下大步从火上跨过去,手习惯性地往头发上摸摸,嘿,没事儿了。来回间隔轮流着跳了三次,火势很快小下去了。然后就迫不及待搬出烟花了,无论如何,看别人的烟花跟自己点燃总是有差别的,自己动手比较过瘾。

经常听人说大年夜通宵搓麻将,今年我们倒是第一次搓。开了电视放大音量播春节联欢晚会当背景音,为这边搓的麻将增大热闹氛围,只可惜我技术太差,运气又不好,一个小时下来就输掉一底,真是郁闷,幸好还有二哥同病相怜。之后就停掉了,全家一起围坐电视前去了。春节晚会虽然颇多为人诟病之处,到底还是除夕夜一档可供全家娱乐的热闹节目,载歌载舞,歌颂和谐太平盛世。除了已经团圆在家的许多家庭外,对于不能团聚的家庭,却也可以此为媒介起到一种“天涯共此时”、“千里共婵娟”的效果呢。

撑到午夜十二点,外面炮声隆隆,爆竹再起,从阳台看去,满天焰火映亮了整个天空,煞是漂亮。拜了天公,我们也拿出两个超级烟花,加入了午夜的这场狂欢。

不过,俺已经困了,兴奋完很快就去睡觉了,电影频道还在放着一个什么横财神的片子,倒是有点搞笑。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