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桥七十》编序
  
胡洪侠
  
董桥先生忽然七十岁了。他年近花甲时,我起念要编一套《董桥散文类编》为他贺寿。他答应了,我也编好了,谁知流年不利,出版社换了又换,合同签了又签,封面插图也都编配得差不多了,有一天北京的出版社一个电话打过来说不出就不出了。对此事我一直耿耿于怀,觉得既对不起董先生,也对不起当年闻讯后翘首以待新书的读者。好在董先生身体康健得很,花甲之后,古稀又来。我于是故伎重施,遂有《董桥七十》。
  
选“董桥七十”为书名,其含义有二:其一,这是为贺董先生七十岁编选的一本集子;其二,书中共选董先生文章七十篇。为什么不是八十篇或一百五十篇?其实也没多少道理好讲,或者说道理很简单:因为七十,所以七十。
  
自一九七七年香港版《双城杂笔》始,董先生迄今出版文集三十三种(只计初版本,不含各类各地重印本、选编本等等),共收文章一千八百篇。本书的七十篇即从这一千八百篇中选出。二十五、六篇中选一篇,是既难又苦的差事:难在常常犹豫不定,苦在往往忍痛割爱。我只好给自己订了几条规矩:因为是纪念版,所以选文要兼顾三十三种初版书,以见董先生文章风格的演变轨迹;因为是贺古稀之寿,所以只选董先生念事忆人、述己怀旧的文字,以方便读者读其文而见其人;因为董先生前十来种集子流传颇广,所以选文重点放在了近几年的新书上,有些“详今略古”的意思。
  
董先生写父执、写师友、写同辈的文字最合我编选此书的旨趣,因为“他传往往是自传”。我因此想把《董桥七十》编成一本略有“七十自述”格局的新书。董先生曾对我口传“总编辑秘诀”:一不要怕和别人不一样,二不要怕挨骂,三不要怕道歉。编他的这本新书,“三不要秘诀”也同样用得上:我自信《董桥七十》是个全新的董文选本,和任何一种选本都不一样,即使和我编的那本《旧时月色》相比在选目上也大为不同;如有择选不当之处,我乐于挨骂;果然挨骂而又有机会,我一定在修订版中道歉。
  
二〇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深圳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