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汤晏写的《一代才子钱钟书》,间中提及一件小事:1935年,林语堂主编的小品文半月刊《人间世》1月5日第19期(这一期是“一九三五年新年特大号”)辟了一个“1934年我所爱读的书籍”专栏,邀请众名家赐稿(编者请求各家写出一到三本过去一年里爱读的书,无论古今中外。),稿长只约三四百字即可,撰稿者包括周作人、沈从文、老舍、叶圣陶、刘大杰、丁文江、温源宁等人,当然还有钱钟书,应该还有唐弢,以及林语堂自己,此外再有何人就需要再发掘了。

钱钟书因看错主题,写的是关于一本1934年出的《马克思传》的同名书评,此文似已收入《钱钟书散文》(浙江文艺出版社,1997年版,p155)。汤晏这本书里倒是引有一段的,只不知是否全文,估计字数也差不多了,改日找来散文对照便知。引起我更多好奇的是,除了上述几人,还有谁被邀请了?以及,所有这些受邀者所列举的是哪些书?为什么?问题其实很好解答,找到那一期的《人间世》便可见分晓,只是存在技术性困难而已,目前找不到。根据网络可得资料,目前寻得如下几人:

沈从文:(来源

一 《神巫之爱》

二 《边城》

三 《xxxxx》

第一本书我爱它,因为这是我自己写的。文章写得还聪明。作品中有我个人的幻想。四年前写来十分从容,现在要写也写不出来了。

第二本书我爱它,也因为这是我自己写的。文章写得还亲切。作品中有我个人的忧愁,就是为那个作品所提及的光景人物空气所浸透的忧愁。这作品是一九三三年写的。这一年很值得我纪念。我死了母亲,结了婚,写了这样一本书。

第三本书我爱它,因为这本书不是用文字写成的。文章写得又聪明又亲切。这作品使我灵魂轻举,人格放光。一部神的杰作。这作品虽不是我写的,但很显然的,我却被写进书里面去了。天知道这是一本什么书!

林语堂:(来源)

(一)《野叟曝言》——增加我对儒道的认识。儒道有什么好处此书可以见到。

(二)舒天香《游山日记》——可谓最得写日记妙旨之作。

(三)《袁中郎全集》——向来我读书少有如此咀嚼法。在我读书算一种新的经验。

去年也看到几种有用的类书:《历代名人生卒年表》(万有文库本,极便翻检,惜未全,应逐渐增补),《中国图书年鉴》(杨家骆编),《思想家大辞典》(世界书局),《中国文学家大辞典》(谭正璧编,光明书局),《十三经索引》(开明书店)。我是半路出家的和尚,又好便利翻检之书,所以对此种治学工具之书很注意。

此外暂时可知的是,老舍和周作人的书单里都有一本《从文自传》,而唐弢填上了韦尔士的《世界文化史》、萧一山的《清代通史》,认为是比较可以看的两部。

这个历史片断要追索下去,感觉有点意思。 😀



3 Responses to ““1934年我所爱读的书籍””

  1. 1
    五四谬种
    2010-10-28- 星期四 4:05    @reply     

    最近翻知堂书话发现里面收了一篇“一九三四年我所爱读的书籍”,想起了这篇博文,做一下搬运工吧:

    “  一,希本著《木匠的家伙箱》(ThomasHibben:CarpentersToolChest,1933)
      二,蔼理斯著《我的告白》(HevelockEllis:MyConfessional,1934)
      三,《从文自传》
      □1935年 1月刊《人间世》19期,署名周作人□未收入自编文集”

  2. 2
    五四谬种
    2010-10-28- 星期四 5:08    @reply     

    看了一下,人间世的过刊,大成和维库都很全,国图和中美百万搜索做的太烂,不知有没有,免费的东西也得做好点呀。
    我把大成的这几页搬运了一下
    http://hotfile.com/dl/78744548/afd4d5b/_19_19351.pdf.html
    阵容的确很强大,叶圣陶 夏丏尊 丰子恺 李金发 曹聚仁 施蛰存 老舍 刘大杰 赵家璧 朱光潜 徐訏 丁文江 陈子展 黄炎培 谢冰莹,还有好多不认识的。。

Trackbacks

  1. Asiapan Talks » 关于林语堂的《人间世》 (2008年2月18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