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的终结

思感 | 2007-12-31 星期一 22:30   修改@2007-12-31 22:33 | 评论↓

公元2007年的最后一个晚上,风大,很冷,依然没有下雪。

这个冬夜只是因为时间的提示才被赋予稍微特殊的意义,就像其他许多日子一样。这是年与年交接的节点,在每一个人的人生日程表上都是为数不多的刻度之一,确是值得个人做点专门的记录、做点总结的。

我害怕总结。一到总结的时刻,就觉得像是在无情地被迫面对自己一塌糊涂的过去,不管是某个时间段,还是整个人生。迄今为止,常常感觉自己走过的二十多年是稀里糊涂的,没有计划,没有长远的目标,是随遇而安的人生。似乎从来也没有过太大的激情,没有萌发过什么雄心壮志,说未来要如何如何。早前的一切都显得懵懵懂懂,记事的时间恍惚被移到了中学阶段以后,然后自己就忽然茕茕孑立了。只是自然而然地随着大众人生的趋向而行,一级级地往上读书,从一个学校换到另一个学校,一个老师换到另一个老师,旧的同学走了,新的同学来了,待到毕业了,就去找工作呗。人生不过如此,理所当然的庸常。当然,庸常,也许只是我自己的人生罢了,别人是不觉如此的。消极,构成我过往的态度。书籍,或许不过是鸵鸟的埋头之所。

2007年,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干。前半年不过是劳而无果的寻找工作及准备毕业,后半年又得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在书里逃避世间的纷纭,现实的琐碎,完全无视“书中方一日,世间已千年”的残酷。

只是,不关注现实的实践的哲学,根本已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莫非,我正在2007年的终结否定自己,终结而不是总结自己?



3 Responses to “2007的终结”

  1. 1
    Helene
    2007-12-31- 星期一 23:12    @reply     

    再见了2007,希望2008每天不会浪费,珍惜点滴时光。

  2. 2
    baum
    2008-1-1- 星期二 3:07    @reply     

    怎么看不懂,不过觉得你读过的书还是很多的,一切都在酝酿之中么,会有正果的~

  3. 3
    刘佳
    2008-1-1- 星期二 20:55    @reply     

    baum说得很好,蜕变需要过程,质变有待酝酿。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