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下则已,一下惊人。在就要回家的今天,北京的雪终于纷纷扬扬下了起来。中午出去吃饭,雪花劈头盖脸而来,头上身上星星点点,将入室内时赶紧扯帽抖衣,以免热化成水。只半天工夫,地上已茫茫一片,却是少了夜晚无声无形铺盖后清晨突见的那种惊喜感。

回家一趟不容易,收拾行李总要考虑合理配置,妥善利用,想着尽量把用不上的东西弄回家去,免得挤占空间狭小的宿舍。其实也没什么其他东西,主要是书,书是穷学生最大的财产了。装了半个旅行箱的书准备带走,好些看过的闲书短期内不会再看,不如带回家去放着,这样以后回家时闲来也有书可翻。家里的书确实太少,也无人想看,整个家只有我的房间有书柜,放的绝大多数都是中学时期买来看的小说,且陆陆续续被人借走,一去不返,甚是无奈。一年中在家时间不过寥寥二三月,用书的时间诚然不多,只是书这东西就是这样,永远不怕太多就怕太少,不看时自然无所谓,一旦需要了想读了,就觉得难受了。书到用时方恨少,也许亦可解读为“书想读时却恨无”,到这种时候心情不免郁郁。

昨日扛回太多书,今天感到两个肩膀甚是酸疼,对着沉甸甸的旅行箱,祈祷这一路上轮子不要坏掉。经验是惨痛的,迄今已经因为负重滚坏太多旅行箱了,最后总落得抬箱子到几乎脱力的地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