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过去了,时间总是在回顾中才显得如此匆匆。这个寒假回来不久,意外地从二哥口中听说了我的小学同学邀请我参加同学会的事。认真回想一下,除了些许模糊的样子外,大多数小学同学的名字几乎都忘了,本村的几个还好些,但自己多年在外读书也早已疏了往来,遑论邻村的那些个了。恐怕真正到同学会上见面除了感到尴尬外也无多少话题,更且自己除了傻傻读书外一无所成,而他们大多数恐怕都已成家立业,生儿育女(这是我们这边农村里的正常情况),我对于这个会还真是颇犯嘀咕。

大约从1989年到1994年这段时间,是我的小学阶段。我是逃掉了幼儿园教育的,不是完全逃掉,上了一周左右吧,受不了唱歌跳舞的花哨,翻墙逃学了。这一事件是我多年来一直津津乐道的,在我迄今为止人生惯常的温吞表现中,当时小小年龄敢于翻墙逃学多少算的上是有点激情的表现,是对自己的好恶的鲜明表达,后来至今的读书生涯里,我绝大多数时间里始终扮演着乖乖牌学生的角色,起初的确是饥渴于知识而单纯专一,后来则除此之外还多少带有满足他人评价的表演性质。之所以如此,也许有自己个性的原因,也可能有环境的影响。

逃离幼儿园后,我迫不及待想去读小学。之所以说迫不及待,是因为对学习知识的渴望已经提前开始,这主要缘于我接触到哥哥们的课本,进而对读书识字产生了冲动。母亲并不认为我真的可以马上去读,因为按规定要到八岁才能进小学。但七岁的我已经不耐烦再等一年,在一个暑假后开学的日子,我硬磨着母亲拿到了户口本,自己跟着哥哥去了学校,然后跑去找老师申请入学。关于这一段,其实我的印象已经不太清楚,不过母亲却是有说过几回的,她说并没有带我去,是我自己去求的老师收我入学。一个老师可能觉得我这个小毛头有点奇特,不爱玩竟然想上学,就答应了收我试读一段试试,我就这么进入了小学。而这个老师在我后来的学习生涯中很大地帮助了我,如今我熟悉且怀有感情的小学老师也就她一个了,尽管当时的她并不是正式的小学教员,而后来她也离开了这所小学。

我们的这个小学,真的很小,一共只有五个班,当时也只需读五年级,正好是一个年级一个班,每班三四十人。我入学以后,因为确实当时有读书识字的冲动,所以学得很认真,学习成绩自然就不会差,加上年龄本来就最小,所以老师特宠我,尤其是女老师,可能这是女性的母爱发作吧。到如今我还记得,一年级的时候,有个女老师是很疼我的,下课没事的时候常常把我抱着坐在教室里的门边上。感觉当时的小孩是比较单纯的,印象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同学嘲笑我的受宠,如今早熟的孩子们恐怕不会愿意这样了,被抱的人会受窘,看着的人恐怕也会有点酸溜溜的嘲讽吧。

凭着那股渴望知识的劲儿,小学五年里我的学习基本是波澜不惊地保持领先的,因为这点,老师家长没少夸奖,自己也很自觉就是了。至今母亲爱嘲笑我的还有一点是,每次上学我都要把自己梳洗得干干净净,衣服务求整洁,白布鞋也要清理擦拭干净。如今还偶有来往的那位当初允我入学的老师,回忆时也总会说起我那时干净整洁的小模样,还说我的哥哥们也是,其实这都是家教使然了。

关于小学阶段的学习生活,现在能回忆起的细节不多了,记得较清晰的有俩。一个是那个允我入学的女老师,嘴皮子很会哄小孩子,有几次召集了我们一部分学生去她田地里帮忙,既像玩又能帮干点琐碎活,完了还有糖吃,小孩子们都很开心;另一个是有时候会帮住在学校的老师一起去附近的水井打生活用水,一起抬水桶到厨房,这个片断竟然让我记到了现在。对于小小的学生来说,能接触到平常心里敬畏的老师们的生活,其实多少有点荣幸的感觉。

我在小学期间固然比较拔尖,学习优秀,各方面表现也都积极先进,随着年级一路从少先队小队长做到大队长,做广播体操也能取代体育老师上去领操,然而,这些也仅仅是局限于学校里面而已。而我们的小学在镇里却几乎是垫底的。如果没有特殊超常的发挥,想上个好点的初中是没指望的,最后也只能与其他同学一样升学到本村的普通中学,而这个中学的名声是众所周知的不好,基本上读完中学就到头了。在我这届之前,只曾经有一两位学长凭借非凡的能力考上好点的中学,而那需要的成绩必须是全镇的前几名。我当然是有点不甘心的,但我父母也没什么法子,反倒是那位女老师替我们重视了起来。事实上她只教我到二三年级,但我们几个兄弟都是她的学生,乡里乡亲的,她也因此与我家多少熟悉了起来,当年我的二哥极度不爱上学,她还曾时常背着他上学和回家。在我们思无良策的时候,这位热心的老师想到了一条可行的法子,凭借她的关系让我以其他镇上某个小学里的学生的身份去参加考试,这样就能以较低的分数考上该镇那所较好的中学。我后来考出来的成绩虽然已经是原小学班级里的最高分,也超过该镇那所中学收录其本镇学生的分数线不少,但如果放在以本镇考外镇中学所需的分数线来看则真正是无望的,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完全是因了这个老师的这次帮助,才有我后来至今的学业历程。所以我深深地感激她。后来,上了中学以后,我才确切知道,在与我同镇而能考上这所中学的学生里,录取到的最低分数都比我的考分高二三十分,不过,同时我也知道了,如同我这般以他校名义参加考试的学生其实很多,甚至不少是学校集体组织的,不像我只能完全靠个人来把握这种难得的机遇。当然,这种方法在后来也遭到了相应的惩罚,在初中即将毕业的时候,升高中考试之前,出台了一项规定——当年以他镇小学的考生名义考上的学生,在升高中考试的总成绩中必须减去三十分。这一规定确实有效惩罚了不少学生,但我却有惊无险过关了。这是题外话了。

小学毕业以后,在一些偶然的时间里,我也曾回去过两三次,但那已不是我昔日的小学。许多老师换掉了,后来教学楼也拆掉重建了。除了那个疼爱我的老师,我不曾再见到过其他老师,也几乎没再见到其他村子的同学。我只是听说,那个校长依然在做着校长,他是我五年级时的语文老师,但几乎没产生什么感情,其他老师的消息就完全没有了。后来,我似乎曾经坐车经过某段路时看到路边某个女孩似曾相识的脸容,之所以能捕捉到这一瞬间,是因为小学时对她似乎有莫可名状的好感;后来,我又知道还是某个小学同班的女同学,似乎还是我一段时间的同桌,嫁到了我们村的一户人家,而她的小叔子也是我们的同学。

1994年小学毕业的时候,我12岁。到如今,经过的时光已经超过了小学毕业以前所有岁月的长度,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我人生旅程的前一半了。那样一段朦胧单纯的时光,不回顾时记忆淡得仿佛不存在印记,真正怀想却是那样让人渴望重历。单纯是人生里多么可贵的美好。



9 Responses to “我的小学”

  1. 1
    Jimmy
    2008-2-8- 星期五 0:43    @reply     

    蛮有意思的小学生活

    祝主人新年快乐 鼠年吉祥

  2. 2
    rainbowrain
    2008-2-8- 星期五 4:42    @reply     

    你小时候好可爱 😉
    关于乖乖牌学生的表演心理总结得很妙耶

  3. 3
    hedgehog
    2008-2-8- 星期五 10:54    @reply     

    呵呵,我的小学是河边度过的,多少的第一次啊,太好玩了
    我还有一个小学同学整个中学还是同学,呵呵,所以很多都能记得

  4. 4
    San
    2008-2-8- 星期五 17:21    @reply     

    谨祝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5. 5
    烽兄
    2008-2-8- 星期五 19:46    @reply     

    人一旦牛了就开始写回忆录了。
    btw,小明博客上的留言至今还想笑,
    新春快乐

  6. 6
    asiapan
    2008-2-8- 星期五 23:49    @reply     

    人一旦牛了就开始写回忆录了。

    .
    呃,我恰好是反例,证明不牛也是能写回忆录的。

Trackbacks

  1. 幼学记事 | 雙葉-維艱維難 (2008年2月8日)
  2. GeoWHY二月月报 (2008年3月25日)
  3. Asiapan Talks » Blog Archive » 我的小学[图片] (2008年8月20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