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里,昨日才第一次正式出门访友,其实也是假期回家以来第一次。

既是聚会又是受邀,是乡下的习俗,据说十六年(或十二年?)逢一回的“天公头”,主人家要大宴宾客,越热闹越好意头,遂趁便小聚。几个人都是一度同在北京读书的中学校友,渐渐有的读完离京,同在北京者是越来越少了,唯有过年才再有此等同聚一堂的机会,重温往日在北京轮番做东、济济一堂的时光,有一刹那我是产生了昔日同在北京的错觉的。时间永是流逝,往日已经只堪回味了。

短短两三年过去,谈论的主题已经从自在玩乐变为事业和婚姻了。读书的时光里总错以为自己还年轻,其实不知不觉大家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就在前两天,也还被一位准新郎官同学邀请参加正月初六的喜宴。许多时候会觉得,仿佛唯有我还停留在过去的时光不愿成熟,而所有的同学朋友已经都大踏步地往前走了。所以开车送我回来的同学也取笑,怎么书总是读不完,好像毕不了业似的。

可能心态是必须转变了,我太过于享受这样的日子,在家有亲人,在校有师友,总在沉湎于孩子和学生的角色。而享受是有尽头的,责任必须自己担当。



5 Responses to “必得长大”

  1. 1
    hedgehog
    2008-2-11- 星期一 12:30    @reply     

    呃~~写得好

  2. 2
    Helene
    2008-2-11- 星期一 14:35    @reply     

    😥 不想长大,但“必得长大”!

  3. 3
    Helene
    2008-2-11- 星期一 14:36    @reply     

    不想长大,但必须长大!呵呵

  4. 4
    烽兄
    2008-2-11- 星期一 17:43    @reply     

    我很迷茫!
    我都迷茫好几年喽!

Trackbacks

  1. GeoWHY二月月报 (2008年3月25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