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遇春的《春醪集》

书悦, 思感 | 2008-3-23 星期天 14:58   修改@2008-3-23 20:30 | 评论↓

最近读书不多,效率低下,兼且囊中羞涩,自觉买书需要克制,所以要求自己,即使做不了减法,也要尽可能少地做加法。

昨天周六,无心学习,所以下午两三点才起意去了海淀图书城。先在野草书店看了看特价书,稍感兴趣的只有两本黄裳文集。这是上海书店出版社1998年出的一套六本的集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套书。不过黄裳的书虽然时有所见,我却并不非常喜爱,兼且只是其中的两册,我不太爱买缺册的书,所以放弃了,尽管要价只是2~5折间。转往地下的淘书公社瞧了瞧,也没什么让我怦然心动的书,相比上一次来此变化并不十分明显,看来特价书来源也并不十分丰富的。不过转到最后面倒是偶然发现了一本梁遇春的《春醪集》。

梁遇春是新近知道的天才文人,上周日因为佩皮斯的材料才得知他,是一个英年早逝的不幸之人。生于1906年,1932年夏因染急性猩红热,猝然去世。尽管如此,其短短一生竟也已堪称成果丰硕,仅译著就多达二、三十种,而他自己的文字则主要是《春醪集》和《泪与笑》这两本散文集了。这两本集子里的文章原是他发表在《语丝》、《奔流》、《骆驼草》、《现代文学》、《新月》等刊物上的,在他去世之前的1930年先由上海北新书局出版了一册由梁遇春自编的《春醪集》,收序文一篇、散文十三篇;后来的《泪与笑》一集是在1934年他去世后由开明书店所出。而我手上这本所谓《春醪集》其实是这两本小集子的合集。令我吃惊的是封面竟然誉其为“「五四」最美的散文”。

因其早逝,梁遇春的文字确然不多,据说总数不会超过五十篇,但却被认为“另辟蹊径,独具一格,在现代散文史上自有其不可替代的地位,堪称一家”。今日董桥的“小风景”专栏文章《伊利亚佚文杂掇》里也提到梁遇春的名字,在气韵上竟将其与周作人、朱自清、林语堂、邵洵美等人并立,这也可算得一种肯定了。昨晚睡前我拣读了数篇,的确也是我喜欢的那种文字,读得下去且饶有趣味。

不过,我收入这册《春醪集》其实还有一重原因,便是集子里那一篇写于1928年1月的《查理斯·兰姆评传》。因为梁遇春对兰姆文体的承袭,甚至有人称他为“中国的伊利亚”。温源宁在《不够知己》里写到梁遇春,也说他与兰姆有诸多相似之处,并认为,“他是真正能够欣赏《伊利亚随笔》的少数中国人之一。兰姆之所以能够对他产生很强的吸引力,正是物以类聚的表现。”由此可知,兰姆之于梁遇春确有显著的影响。

不过,关于兰姆这位我近来也颇感兴趣的人物,还是下次找机会再谈吧。



5 Responses to “梁遇春的《春醪集》”

  1. 1
    rainbowrain
    2008-3-23- 星期天 20:03    @reply     

    貌似我曾经送过Hedgehog这本书当生日礼物呢

    ————rainbowrain的最新一篇日志是:JUNO

  2. 2
    asiapan
    2008-3-23- 星期天 20:10    @reply     

    咳,你们的礼物真好,总想起送书,我也很想收到书当礼物来着。

  3. 3
    hedgehog
    2008-3-23- 星期天 21:11    @reply     

    我正想说~~~我收到过这本书做礼物

Trackbacks

  1. 《英国散文的流变》 at Asiapan Talks (2008年12月2日)
  2. Alone » Blog Archive » Geowhy2008.3月月报 (2010年3月3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