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多未曾经我读

书悦, 杂项 | 2008-5-8 星期四 23:50   修改@2008-5-09 0:28 | 评论↓

上午在院里图书室看期刊时接到驾校的电话,通知说可以去办上车手续了,小吃了一惊,原以为最少也要等十天的。这样看来,如果明天去把手续办了的话,下周应该就可以约到车了。要不要这么快上车呢?

这几天采薇阁书店又到学校来摆摊卖书,据说下周还要来,这学期已经来过很多次了,这样频繁的动作过去是没有的,看来是这几次摆摊的销售成绩不错,尝到甜头了。我近来晚餐一直在学五吃,书摊就在旁边,所以连着两三天都到书摊逛了,结果又乱买了一些书。真的是乱买,囧。晚上又去了一次,跟老板聊了几句,据说不久以后书店就要改变经营方向,专营台版新书,书较贵,主营对象将会是图书馆,所以近来一直在处理库存旧书,我猜这才是书店近来这么频繁摆摊的主要原因。

晒晒书单吧,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就是癖性使然不买不行,当然,多少也是有点出手的理由的。比如,文汇出版社的文汇原创丛书系列中的两本林山木(林行止)的随笔集《闲笔生花》、《我读我在》。本来我对这一系列丛书的装帧是不喜欢的,所以一直抵制,不愿购买,董桥的一本《文字是肉做的》也被列入这一丛书出了新版,我在豆瓣书店多次见到都不愿购入,只想要早前的文汇旧版。不过我对林行止的兴趣却是被勾起有日了,源头就在于这两本书封底引用的那段董桥的文字——“张五常推崇香港报纸四十年来的两支健笔是查良镛和林行止。他说,查先生文章与史识都上乘,以史论政,独步文林,林行止少引历史多用理论,题材博洽,创意丰富。那是说对了。林山木早年作品真刀真枪,坚壁清野,绝不含糊,后来才慢慢放松,悠然见南山,多了事外的水声树影。”我印象里读到过的这段话自然早已模糊,但林行止和他的健笔形象却经由这段评论深入我的记忆。其实这两书我亦曾在豆瓣书店见到多次,只因不喜其装帧一直不买,结果这次终于买了。内容谈人谈书谈见闻,笔下有物,确是我喜欢的那种文字。

买了一本“《明报月刊》四十年精品文丛”中的《异乡人的星空》,作者彦火正是这一文丛编委会的主编潘耀明,也是《明报月刊》的第六任主编。我未曾读过彦火的文字,这书和作者之名我是首次见到。我只听说过《明报月刊》,读完过其创办人和首任主编金庸的所有武侠小说,喜欢第三任主编董桥的散文。为此,我看到此书护封说“第六任主编撰述一本杂志的四十年传奇,细述全球华语大家的隐秘世界”就心动了,因为这本杂志的作者阵容实在太强大,金庸在丛书总序《群星灿烂月华明》里就已指出,“我们的作者包括了全世界的华人,方面之广,大概已超过了上述那些前辈刊物(引者注:指《新民丛报》、《新青年》、《语丝》、《新月》、《创造》、《小说月报》,台湾的《文星》等等),所介绍和讨论问题广泛,大概也已超过。”我想,在华语文化杂志中,《明报月刊》是不容忽略的,所以我也不应忽略彦火此书。这一丛书还有一本我想要的,就是《大家》,是华语七名家的文章拾零,一些我喜欢的大家。

米兰·昆德拉声名卓著好多年了,我自己都很惊奇至今丝毫没有读过他的书。今次买了一本《小说的艺术》,原因说来好笑,我翻到第一部分“受到诋毁的塞万提斯遗产”时看到了胡塞尔、笛卡尔、海德格尔等人的名字,他们都是哲学家。不要笑。

我又买了一本《流氓的变迁——中国古代流氓史话》,因为当时想到,我们平常说流氓时,常常必有所指,但总归是主观和界限模糊的,而竟然有人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对流氓进行理论研究,认识一下中国历史上流氓的能指肯定是很有意思的。嗯,我买的很多书理由都是觉得会“很有意思”。

另外还有九本书,感觉并不是“很有意思”,就不多说了。此次购书费了我87大洋,其实还是蛮肉疼的。



Trackbacks

  1. Asiapan Talks » 厨房里的哲学家 (2008年5月12日)
  2. 为友情 为信仰 » Geowhy五月月报——抗震救灾,众志成城 (2008年5月30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