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橋隨筆] 案頭哥釉小記

2008/08/24

南宋章姓兄弟兩人在龍泉燒製瓷器,哥哥燒的窰叫哥窰,弟弟燒的窰叫弟窰,叫龍泉窰。哥窰瓷器多新意,有鐵骨、百圾碎、紫口鐵足;弟窰瓷器迷人迷在青玉似的粉青釉和翡翠似的梅子釉。六十年代在太子行翟先生店裏看到過一件哥窰穿帶瓶,隱約記得是扁圓形,周身疏疏密密佈滿紋片,釉肥厚,色潤美,翟先生說是上佳名瓷,價格只會升不會跌,算便宜些勸我拿走。我嫌瓶子樣子俗氣,不要。多年後讀陳重遠先生的書讀到這樣的哥窰,連乾隆都題詩讚美,也許更俗氣,卻真成了藏瓷界傾倒的珍品,上海古玩商四千五百元買了,一轉手大價錢又賣到英國去。

翟先生的古董學問很豐富,也學術得厲害,說是在上海那些年跟幾位研究青銅、瓷器、絲綢的鑑賞名家來往頻密,羅振玉還托過他找門路。「相信我,」有一天他對我說,「南宋哥窰最是文房佳瓷,老弟不妨收些精品!」我說我買不起。他說那麼乾隆仿的哥窰也絕精。我還是不動心。老先生說倫敦、紐約有些洋藏家專要哥窰弟窰,他經手替他們找到許多宋代真品清代仿品。不久,翟先生介紹我認識一位專心收藏明清文房瓷器的山影樓主人,祖籍廣東,我叫他山叔,聽說早年常陪葉恭綽喝茶聊天,是個沉實的書香子弟。古玩行裏稱書畫碑帖叫「軟片」,稱古陶瓷叫「硬片」,山叔收的硬片哥窰最多,翟先生拿照片給我看,真雅。彼此住得近,那年月山叔周末常到我家聊天。

廚藝棒極了,山叔隨便炒幾樣小菜都惹人多吃兩碗飯。他家裏收藏幾十套清朝碗碟,最優秀和最粗俗的都有,他說那是一條沒什麼人在走的收藏新路。有一天他拿了一件帶蓋帶座的小瓷杯送給我們的老朋友陳老師,說是老民國仿清朝的慶典瓷器,老輩人留着討個吉利。我早年在南洋在台灣也見過這樣的瓷器,陳重遠寫古玩舊聞寫北方財主家聘閨女、娶媳婦、少爺滿月、老爺生日都喜歡到同泰祥訂製畫上吉利喜慶圖案花紋的瓷器分送親朋,要帶上紅字康熙、雍正、乾隆年號款識,有的篆書,有的楷書。還說款識要鮮艷,圖畫要富泰,瓷胎粗些不要緊,釉面不勻也不要緊。我記得南洋吉慶棧的老前輩櫃子裏藏了幾件這樣的慶典瓷器:「儘管是粗貨,如今恐怕也不容易買得到了,」他說。「古早我們鄉下嬰孩周歲要用這種小瓷杯餵糖水喝兩口,討平安,討吉祥!」山叔說他這回恰巧也是送給陳老師拿回家餵他的寶貝小孫子喝蜜糖。

山影樓集藏的明清文房瓷器都精緻都典雅都名貴,我見過的筆筒起碼三四十件,墨床、水丞、山子、印盒、筆洗、筆掭、香爐、硯屏擺滿一張長長的畫案。山叔向來謙和得不得了,我們勸他辦一次展覽勸了十幾年他連考慮都不考慮:「我自己快樂,邊玩邊學,何必多事!」到處逛古董店逛了幾十年,我真的不敢隨便買瓷器,怕假,怕貴,怕碎,連幾十年來最愛觀賞最想集藏的哥窰文玩都不敢追求。山叔十多年前影印了一篇王健華的〈清乾隆朝仿宋汝官哥釉瓷器〉給我參考,說是王先生的驗判非常重要,宋代哥窰瓷器既然求不到也買不起,遇到乾隆仿哥窰的雅器放棄了可惜:「絕不騙你!」他說。讀完文章我遇到的哥窰都不是案頭文玩,開價又貴,想都沒想過要買。

乾隆哥釉筆掭、釵筩

到了一九九九年,我在倫敦一家相熟的古董店裏看到一件乾隆仿哥窰山子,釉厚色潤,形態也好,老闆給了優惠價錢我還是捨不得花那筆錢,飛回香港從念念難忘忍到漸漸淡忘。又過了好幾年,我在兩三天裏竟然先邂逅一件乾隆哥釉筆掭再邂逅一件乾隆哥釉釵筩,不禁慶幸我省下了倫敦那件山子的英鎊終於派上用場。筆掭是瑞典造紙工業家Dr.Carl Kampe的舊藏,黎志文替我影印卡爾.坎普的簡歷,說他一八八四年生,一九六七年歿,早歲是運動家,一九一二年在斯德哥爾摩夏季奧運會上得過男子網球雙打銀牌,一生大力提倡中國藝術品收藏,慷慨借出珍藏品在各大博物館展出,先是集藏中國金銀器,接着集藏中國陶瓷器,一九五三、六四年先後出版過兩部藏品圖錄,都成了歐美研究中國金銀器陶瓷器的標準參考讀物,我好奇,托了英國舊書商朋友替我找一找。筆掭底部貼上”CK”紅籤條,註明編號903。釵筩原是東風堂老闆捧為標本的玲瓏佳器,底部貼籤條註明”Collection of Wm.B.Jaffe”。這位傑夫先生一九四○年代開始專心集藏中國瓷器,藏品素質享譽戰後紐約古董鑑賞界,一九七二年去世。他的妻子Evelyn Hall是美國現代美術館理事,二○○五年逝世。二○○六年,公子Thomas Jaffe把父親的中國瓷器珍藏整批交紐約佳士得拍賣,這件哥釉釵筩也在裏頭。

王健華先生那篇文章說乾隆皇帝弘歷最喜歡宋瓷,尤其偏愛汝窰、官窰、哥窰溫雅清純的釉色,在位年間仿燒的宋瓷比仿得最好的雍正朝仿得更多更好。弘歷認真,嚴格區分了「窰」和「釉」的不同:窰專指宋代舊器;釉專指清代仿品,清宮裏舊藏品貼的黃絹黃紙上都寫得清清楚楚。王先生說乾隆仿燒的哥釉最成功,形神都在,釉厚肥,光沉靜,哥窰真器質感形制之穩重之飽滿都顯現無遺,黑黃交織的「金絲鐵綫」紋片每一片都生動:「此時仿哥要做舊,不要款」,難怪我的筆掭和釵筩都沒有本朝款識,底足留下的醬褐釉支釘痕尤其跟宋朝哥窰一樣講究。王健華結論認定乾隆仿燒的宋代汝、官、哥三窰,「哥釉第一,官釉第二,汝釉第三。因此,二百多年來的今天,還未曾出現哪一個地區,哪一個窰,哪一位匠人生產的仿宋汝、官、哥釉瓷器能夠超過乾隆朝的製作水平」。怨不得山叔每次讓我觀賞他的哥釉愛說那是乾隆王朝清潤的寶玉。一九九六年他移民美國投奔子孫,帶着葉恭綽給他寫的「山影樓」橫匾去養老了。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