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海光恶“批判”

书悦, 外哲 | 2008-10-26 星期天 13:29   修改@2008-10-26 23:32 | 评论↓

昨天上午见过导师后,拐到实验小学旁好久没去的海晴书店逛了逛,买了《殷海光书信集》和《殷海光学记》两本书。

方才厕上乱翻《殷海光书信集》,翻到“致徐复观”信二(第10页),发现是殷海光在对徐复观抱怨《民主评论》编辑乱改他对康德“纯粹理性批判”中译名的译法。殷海光采用的是贺麟的译法“纯理论衡”,却被编辑改为了“纯粹理性批判”。

现如今我们所熟知的康德此书中译名确实都是“纯粹理性批判”,所以可能觉得编辑的改动出于统一译名的动机很正常。但殷海光当时就急了。为什么急呢?问题出在“批判”二字。

殷海光提到,“基于思想与现实之理由,凡左派之名词,光必避而远之。”而“批判”一词,殷海光查到确“系来自左翼宣传家,取自日本左派著作”。他说道,“光平生与此类‘邪名’作战不遗余力。尤于‘批判’一名,光恶之极深,盖火药气太大故也。”由于这种厌恶,殷海光曾经公开撰文批评过别人使用“批判”,还因为有人在台大法学院开一门叫“社会主义批判”的课而在同事和学生面前痛骂之。结果他自己文章里的译名被编辑改为“批判”,他觉得这简直就是大大地打了他自己一记耳光,不急才怪,所以他请求徐复观帮他设法补救一下。

在信三里,可能是徐复观提出了更改意见,殷海光又谈到如果能改,改为“批导”也行,不方便呢也就算了。又解释了一下他前信的着急,“光当时之所以着急,是因从此‘自我否定’,再无法在师友与学生面前交代。人家会说:‘你骂林一新不该用批判,你自己也批判起来哩!’”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