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

杂项 | 2008-12-29 星期一 23:55   修改@2008-12-30 0:06 | 评论↓

作为一个自我诊断的拖延症患者,昨夜又是例证一桩。昨夜里匆匆忙忙赶改一份材料,到勉勉强强弄出来时已经到了凌晨五点,要是夏天的话这天早该亮了,很久没熬夜这么狠了。赶忙躺上床闭眼想补眠,结果一开始死活睡不着,后来不知不觉睡着了,到八点多却又醒了,然后再也睡不下去。

起床。然后去图书馆把书都还掉,以减轻搬宿舍过程中的不必要负担。去院里问了一下交材料的确切消息,答复是没确切消息,行政人员就是这么为学生服务的,咱也不知说什么了,谁让自己要提早回家呢?

出了图书馆,顺便就拐去海晴书店了。之前看到书店豆瓣小组有25号进了一批书的消息,想去收下最后面的那本李梦生的《中国禁毁小说百话》,可惜被人抢先一步了。这个书店对于豆瓣小组的信息还是不够重视,除了偶尔发布一下信息,估计可能是很长时间才上小组来转一遭,所以我虽然26号的时候在进书帖里留言预订,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复。这一点和豆瓣书店完全不同,豆瓣书店把这个阵地就经营得很好。好在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没了《百话》,却收获了一本马尔库塞的《单向度的人》。此前一次来海晴,就是奔着店里新进的一批上海译文的黑皮书来的,结果买了好几本,却偏偏错过了只进到一本的《单向度的人》,被另一学生提前拿了。今天能拿到也是运气,本来我都是喜欢自己浏览挑书的,今天却是随口问了店主一句有没有,他犹豫了一下才从身后靠墙壁的一堆书里拣出这本来,我猜测可能是有人预订了还是怎的,所以给他安了一下心,说我有在豆瓣上预订过的。之后又只挑中了一本百花文艺出版社“外国名家散文丛书”92年初版的《拜伦书信选》,其他都没什么想要的了。

中午死活赖在床上打算补眠,结果躺靠着看了一部电影《叶问》,然后才干脆地关掉电脑躺倒。只睡到三点多就醒了,最多也就睡了一个小时,真不知道生物钟是怎么个紊乱法,我是完全没办法了,难道真是上了年纪的关系?

起来后想开始收拾东西打包了,看着一团无序乱状迟迟不知该从何下手。先只好开始一点一点整了,渐渐发现其实主要的物件是书,只要把书拾掇好了,其他都是简单轻松的事。可是,书怎么整是个大问题。上次搬来这个宿舍后,有十箱书一直就没拿出来,只是拆开拿出过几本书而已,大部分还是放在箱子里,这些可以直接搬动。可是,这一年半来买的书估摸起来也能装个六七箱了,这些却是零零散散在床头、书桌和上铺空床等各处,箱子不好买了,只好用绳子一捆捆地打包,技术又不熟练,打得慢慢吞吞松松垮垮,真是郁闷。买书时一批批淘进来觉得很爽,搬迁时全部翻出来打包却是够累人的。

打包行李的间隙打电话想找导师请下假来,电话通了却是没接,估计有事也不好接着打了,只是有点郁闷这事还得多拖一天,因为还必须亲自拿材料去求签字,时间真是紧巴巴的。明天要搬家,定的火车票则是后天的,只能在中间抓几个间隙办好事情了,就不知道能不能顺利了。这一着实在是打乱了我的计划。

晚上吃过饭又花了四五个小时才勉强把书和行李收拾好,事实上衣服还没有足够的袋子装,明早去买编织袋凑合吧,反正腾过去另一个宿舍就又拿出来放柜子了。说起来搬家真是伤筋动骨,难怪为这事师大的同学们要闹腾学校这么久。

这会儿终于能坐下来歇歇。今晚这床终于不必与书各分其半,可以伸脚敞手霸占整张床睡觉了,话说长期这么束手束脚地窝着睡觉,不知道对身心健康有没有什么不良影响哦。



Trackbacks

  1. 迟交的12月月报 « 与寻@neverland (2009年4月15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