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宝文堂书店

书悦, 思感 | 2009-12-13 星期天 3:14   修改@2009-12-18 9:50 | 评论↓

方才浏览孔夫子旧书网,看到一本印数仅有一千多册的书竟然有标价数百的,心里觉得有点惊奇,虽然知道印数少并不一定就出现物以稀为贵的状况,此书要价高昂自有其别的主要因由,但无疑印数不多也是促成升值的重要因素。说到底,珍贵又罕见,才是一本书远远高于其最初定价的堪称珠联璧合的两个最大因素,所谓“珍稀”是也。

然后我又想到,我手头有两本书,印数也不多啊。一本是1993年浙江文艺出版社的《毛姆传》,印数仅1000册,还有一本是1989年宝文堂书店的《齐如山回忆录》,印数仅为620册。可惜这两本虽然印数也少,价格却还远远达不到那种程度,不知道再熬几年有没有希望。不过我也知道,媳妇大多终究有熬成婆的时候,书要熬到大价钱却是比这更难的。

接着,我转而又注意起了宝文堂书店的这本《齐如山回忆录》。在孔夫子上搜索了一下,发现相同封皮装帧的《齐如山回忆录》,却分别有宝文堂书店和中国戏剧出版社出过。两个不同的出版社,为什么会出装帧一样的书呢?这两个出版社的关系自然不能不引人遐想。我的注意力于是又转移了,考据癖开始发作了,或者也可以说,八卦的心理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原来,宝文堂书店与中国戏剧出版社果然关系不浅,宝文堂书店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受中国戏剧出版社的领导,算是后者的一个副牌。而说起宝文堂书店本身,却是颇有历史的。

早在1987年的时候,宝文堂书店就已经庆祝了它的一百二十五周岁生日(《中国戏剧》1987年02期有报导)。这家书店的前身开业于清同治元年的1862年,最初位于崇文门外打磨厂东口,做的是账簿生意。那时北京最大的书市就在前门内,而打磨厂就在前门外,人来人往,地理位置很好,而一开始生意也是不错的。但由于他们的经营方式是赊销,到年节才清账,随着1840年鸦片战争的爆发,经济衰落,世道艰难,收不回帐了,连年亏损后,原主人刘某终于支撑不下去。这时他的一个同乡出资接手了这个铺子,这个同乡就是后来在中法战争中以帮助越南政府抗击法国侵略军而闻名的”黑旗军“的领袖刘永福。只是刘永福接手的时间有的地方说是1865年,有的说是1866年,我觉得前面一个时间比较合理,因为刘永福1865年起义被清政府镇压后就去越南建立了“黑旗军”,1866年应该没法接盘。刘永福收购宝文堂后,将店交给族兄刘永和经营,后者确定了改做通俗图书、并将经营重点放在农村的方针,主要编辑出版廉价的通俗唱本,比如改编《三国演义》、《水浒传》及《三言二拍》等,大受欢迎。这是宝文堂事业起飞的起点。后来,经历了1912年清朝灭亡、1937年后抗日战争等历史巨变,宝文堂随世事变幻载沉载浮,但终于坚持到了新中国成立,因势也开始出版劳动大众的文艺作品,1953年改为国营,与通俗读物出版社合并,受人民文学出版社领导,但仍保留原名“宝文堂”。1958年,成为中国戏剧出版社的一个附属出版机构,原名继续保留,文革期间才因被斥为“四旧”而撤下牌匾(一说是1954年公私合营后,原为清代工部尚书贺慈寿所题的“宝文堂”牌匾就被取下来作废品处理了)。1980年,宝文堂在东四八条胡同恢复了营业,成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下属的国营出版机构之一,恢复“宝文堂书店”名称。

说起来,宝文堂引起我们这一代最多注意和兴趣的,恐怕还是它出版的金庸小说。当年多少少年不为金庸武侠倾倒?而宝文堂版的《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和《鹿鼎记》等,因其封面的清新、插图的精美、洁白的纸质和编辑的细致,让我们广大的金庸武侠迷们无法不喜欢,时至今日犹回味不已,觉得那才是最具有怀旧意味的代表性版本。如今,由于时隔多年,书已难寻,许多人甚至不惜开出较高的价格欲购置这个版本的几套书以供留念回忆,而书商们自然也不会客气,开价也是居高难下。

在查看宝文堂相关信息的时候,看到Blogbus的创始人横戈05年底的一篇日志,记录他在北京的一段行程,其中一站正是探访宝文堂书店,他也是为了宝文堂版金庸小说而来圆梦的,只是得到的回答竟然是“宝文堂,早就没了...合并了”、“早没了,93年书店出的事...”。横戈是依依不舍地离开的,而我看到这样的结果,心里竟也是感同身受的遗憾。

宝文堂没了,这莫非就是同一版书却分别写上不同的出版社的原因?只因为它正好在那个时间里“没了”?

我看到另一个宝文堂版金庸迷的日志,他为了怀旧,尽管已经拥有全套广州花城版的《金庸作品集》,仍花65元买了一套宝文堂版《鹿鼎记》。在细细翻读中他注意到,第一回最后的注中竟然保留了这样一段话:

“本书的写作时日是一九六九年十月廿三日到一九七二年九月廿二日。开始写作之时,文化大革命的文字狱高潮虽已过去,但惨伤愤懑之情,兀自萦绕心头,因此在构思新作之初,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文字狱。”

后面还有:

“《敬业堂诗集》当时公开刊行,狱中诸诗也都保留,可见即在清朝统治最严酷之时,禁网之密,对文字的检查,仍远远不及文化大革命的厉害。”

而花城版的《鹿鼎记》里删去了“开始写作之时,文化大革命的文字狱高潮虽已过去,但惨伤愤懑之情,兀自萦绕心头,因此”和后面的“可见即在清朝统治最严酷之时,禁网之密,对文字的检查,仍远远不及文化大革命的厉害。”据说三联的版本也和花城一样。因为这几句仍是有所避忌的。宝文堂如此“忠实原作”,不免让我浮想联翩,多少要将它的“没了”与此关联起来。

不过,从天涯上看到的另一种说法应该比较靠谱,

作者:laomin 回复日期:2003-05-19 11:16:18
新闻出版总署在1993年取缔了宝文堂书店。可以从当年的《新闻出版工作文件选编》中查到有关文件。

宝文堂版 鹿鼎记

宝文堂版 天龙八部

宝文堂版 倚天屠龙记



4 Responses to “曾经的宝文堂书店”

  1. 1
    123基金网
    2009-12-13- 星期天 11:47    @reply     

    金庸的作品伴随着我们这些80后的童年.

  2. 2
    san
    2010-2-23- 星期二 9:11    @reply     

    我想要您那本毛姆传,如果您还有的话请给我发邮件。价钱好说,我很想要这本书

  3. 3
    san
    2010-2-23- 星期二 9:13    @reply     

    我的邮箱godblessxiaosan@hotmail.com

  4. 4
    酊然
    2011-4-5- 星期二 13:18    @reply     

    在我的微博上推荐了您的文章,感谢您分享了对宝文堂的记忆和知识。
    http://t.sina.com.cn/1840143721/3f4DdpnfAB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