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英伦忆往》有关

书悦 | 2010-2-3 星期三 14:37   修改@2012-11-26 15:30 | 评论↓

爱读董桥散文,想收藏董桥著作者,除了董桥自己的所有个人作品必须纳入收藏计划外,恐怕至少还有两种作品也是不可错过的,一是董桥的译著,二为董桥夫人的作品。译著自不待言,一个人的文笔,除了自己的文章外,翻译的译笔中也是很可体现的,其中带有很强的个人见解和文风色彩;而董桥夫人的作品要收,则因人们常常有一种爱屋及乌的心态和一种八卦的情结,在这一点上,钱锺书所认为的“爱吃鸡蛋,却不必看下蛋的母鸡”其实正是大部分读者难以克服也不想摆脱的心态:因喜欢董桥,总不免要好奇探询他的更多个人情况,了解他文字之外的现实生活,而其中与他生活关系最密切的当然要数他的家人,比如他的夫人,他的子女等。我想这种探询并非纯粹只是一种窥人隐私的癖好,许多读者恐怕也很想能从现实生活的一面索解董桥文章的脉动之源,加深对其作品的理解。

康蓝《英伦忆往》自从OK先生胡洪侠在《香港淘书记》里提到董太太康蓝女士,我们才窥见一丝进入董桥日常生活的缝隙,《英伦忆往》作者的这部作品也顿时引起了我们许多的遐想:董桥的文章里有太多太多的英伦旧事,我们能否从董太的这部作品中侧面发掘他作品内容之外更多的生活和交游细节呢?遐想和期盼是一回事,找不找得到书是另一回事。董太这本著作于一九八八年九月初版于台北圆神出版社,时至今日早已十分稀见,别说国内最大的旧书平台孔夫子旧书网遍寻无着,即使用上今时今日网络爬虫似乎无孔不入、堪能上天入地的搜索神器 Google,能找到的此书靠谱信息也是寥寥无几,这就更令遐想者徒呼奈何了。既然购藏原书已然势不可得,退而求其次,就满足于读读书中内容罢,虽然这远远不能满足一个有买书藏书癖好之人的占有欲。心态这么一折衷,目的倒是容易达到了,国家图书馆一搜索,此书跃然入目,似乎近在眼前了。只是,寻书心态一折衷,读书的欲望似乎也随之折衷了,此书既然就在那里,随时都在那里,随时都能去那里读到,这边厢倒是缺了点即刻起而读之的行动力了。这,或许就是有淘书藏书癖者的怪诞特征了,寻书觅书主要是为得而求,至于读则无论如何只能屈居次席。国图此书的索书号于是就在小纸片上搁置了好久好久。

直至昨日,一朋友去国图查资料,才突然又想起此书,把记有索书号的小纸片给了他,托他复印。昨晚终于拿到,有了却一桩心事的感觉,却没感受到太多的喜悦,想来这是藏书癖大于读书欲所致,如若原版真本到手,快感想必大得多。急急翻阅此书目录和部分篇章内容后,发现董太果然和夫君董桥一样,都很少谈及另一半的对方,关爱溢于言表处也多止于一双儿女。倒是重读董桥为此书所写序言《<忆往>的忆往》,比起往昔在《董桥序跋》一书里读此篇时,读出了更多的家庭夫妻之情。董桥作序之时,回忆往昔人生中分量颇重的英伦一段举家旅居岁月之不易,感情满溢诚属自然;我在董太此书内重读董桥这篇序言,却能读出比以前更深的情感,只怕却是因了董太此书就在眼前,使我终于能把董桥和他的家庭拉回到了人间“有雷有风有雨有莫测”的苦厄面前,看待作为生活中人的董桥自然要比古董文玩典丽华章里的董桥有血有肉有感情得多。

*对此书感兴趣者可到我的相册看看此书目录书影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