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桥随笔专栏LOGO黃濬書扇小注

201002/28

一月二十九日收到余英時先生給我的一柄扇子,一面是黃秋岳小楷抄詩,一面是黃秋岳姪子黃懋忱臨仇十洲《仙山樓閣》設色界畫。是一九二九己巳年黃秋岳賀沈崑三四十歲生日的壽禮。余先生信上說,余太太淑平大姐的姨母是沈崑三的獨女沈燕,留學英國,曾經陪伴父親隨胡適到美國開太平洋學會,船上胡先生有詩贈沈燕,頗傳誦於親友間。沈燕的曾祖父是沈葆楨,道光二十七年進士,出任過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與李鴻章主持籌建海軍,他的岳丈是林則徐,兒子是沈瑜慶,那是沈燕的祖父了,光緒舉人,總辦江南水師學堂,清末出任貴州巡撫。余先生說崑三先生與黃秋岳是同鄉,交往甚熟。一九八○年代沈燕女士常遊美國,曾在余先生家裏小住,知道余先生喜歡讀黃秋岳的《花隨人聖盦摭憶》,回上海後找出這把扇子和幾件跟黃秋岳相關的藏品托人帶到美國送給余先生:「此已是十餘年前之事,今沈燕女士亦逝世多年矣。弟與淑平不約而同,皆以為此扇贈兄最得其所」。余先生說他還有黃秋岳所書集詞對聯一幅懸之書房,「並非僅此一扇而舉以與兄」。這番話顯然是讓我安心賞玩這柄扇子,盛意惓惓,我不敢弗逆,肅然拜領叩謝。

黃秋岳的《花隨人聖盦摭憶》我少年時代讀的是四十年代的舊版本,聽說不全,後來上海古籍書店出了足本,厚五六百頁,還有條目索引,舊版瞿兌之的序言也在,說黃秋岳瑰才照世,中道隕蹶,非所及料,區區隨筆雖不足引重,卻也可以略窺其懷抱寄托,與夫交游踪迹、盛衰離合、議論酬答、性情好尚、政教風俗。黃秋岳是黃濬,號哲維,別號壺舟,室名花隨人聖盦、聆風簃,福建閩侯人,生於一八九一年。他在京師譯學館讀書,畢了業任七品小京官,有詩名,入民國梁啟超任財政總長聘他為秘書,一九二四年當國務院參議。汪精衞也看中他的才情,召往南京行政院任秘書,不久搭上日本女間諜,出賣情報給日本。據劉衍文《〈石語〉題外》說,黃秋岳與日本間諜交換的情報都密藏於禮帽裏面,赴宴會各自脫下禮帽放在衣架上,宴會散席各取對方帽子揚長而去。還有一種說法說蔣介石原想封鎖江陰長江入海口,再用飛機大炮摧毀日本艦隊,不料黃秋岳洩賣這項機密行動,一夜之間日艦全數遁逃,蔣先生大怒,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六日處決十八人,黃秋岳砍頭示眾,其餘槍斃。陳寅恪有七律一首痛惜「亂世佳人還作賊」,詩尾附案語說:「秋岳做漢奸罪死,世人皆為可殺。然今日取其書觀之,則援引廣博,論斷精確,近來讀清代掌故諸著作中,實稱上品,未可以人廢言」。《花隨人聖盦摭憶》不說,光看這柄扇子上抄錄的幾首詩,黃秋岳才情確實了不起,連蠅頭工楷都雋逸得不得了,彷彿一身附滿古人鬼魂,甚至步上鬼火熒熒的歧路,興許也是前世跟魔鬼簽下的一宗交易。老前輩園翁喜讀黃秋岳的書,那天我帶着扇子去看他,他先讀了詩尾寫的幾行字,頻頻稱讚黃濬寫甚麼像甚麼:「崑三吾兄四十初度,舊京寂處無以為寄,因寫近年所作小詩,並令吾姪懋忱臨仇十洲仙山樓閣奉貽,置君懷袖間,或如覿面相從游乎。」黃懋忱是黃均,先後師事徐燕蓀、陳少梅、劉凌滄、溥心畬,我有幾件他的工筆仕女,麗而不佻。沈崑三一九○八年入劍橋大學讀機械工程學,結交英人婁斯,一九二二年畢業翌年,兩人在北平重逢,婁斯當了英美烟草公司董事,力邀沈崑三進烟草公司任高職,主管公司與中國政府之間的來往事務。沈崑三出生顯宦家庭,熟悉官場,交游又廣,公司漏貼稅花等棘手雜事可大可小,沈崑三運籌得體,暗通關節,化險為夷,甚得上級器重,很快從一名買辦升入公司駐華董事會,兼任宏安地產公司總經理,外幣支薪,直到四十年代末調往香港,在港病逝。

沈崑三四十歲生日胡適其實也寫了賀詞祝壽,胡適日記裏說他沒有留稿子,赴美船上沈燕為他背誦,抄入日記:「最羨無憂公子,生平豪氣難除。馮來蔣去一窩豬,天下何思何慮! 行遍江南塞北,新來遊興何如?何時再去逛匡廬?莫待便便大肚!」胡先生這首賀詞果然是應酬之作,寫得平實而已。余英時先生替我影印的幾頁胡適日記裏有一首〈記七月十六日望富士山的景狀〉反而深湛。胡先生說那是「沈燕女士要我作此題」,「頗寓對日本的一點希望」:「霧鬢雲裾絕代姿,也能妖艷也能奇。忽然全被雲遮了,待得雲開是幾時?」那年是一九三六抗戰爆發前一年。胡先生在船上給沈燕題紀念冊的小詞也是白話詩:「大海上飛翔,不是平常雛燕。看你飛飛飛去,繞星球一轉。 何時重看燕歸來,養得好翅膀,看遍新鮮世界,更高飛遠上!」胡適名氣大,一筆東坡體法書又娟秀,詩文從來條理清暢而不耐尋味,鄭秉珊先生說「大概是留學美洲,現代人的氣息太重了」。寫詩也許真的不適宜羼進太多現代人氣息,二○○一年余英時、陳淑平〈輓沈燕姨母四首〉之第一首追念胡適六十五年前贈詩,短短二十個字輕易點亮了胡先生的四十五個字:「海上飛翔日,悠悠六五年。績溪題句在,重讀一淒然」。第二首寫蔣碩傑在倫敦追求沈燕的舊事,說蔣先生在康乃爾家中曾拿他昔日為沈燕拍攝的照片給余先生和余太太看:「聞道少年侶,英倫難別離。驚鴻當日影,垂老尚依依」。第三第四首寫沈燕生平尤其字字故事,婉約可誦:「灑落超流輩,清才並世推。誰知天地閉,隱沒不須悲」;「亂世能全志,斯人智最高。無慚名父女,來去總逍遙」。沈家父女俱往矣,黃秋岳扇子落我懷袖,此余先生伉儷念舊之賜,八十年翰墨縱然微有蟲蛀,幸未損及字蹟,反而更見歲月深情。

黃秋岳扇子



4 Responses to “黃濬書扇小注(董橋)”

  1. 1
    成都美女
    2010-3-3- 星期三 18:15    @reply     

    白花花的胡子,黑亮亮的眼睛。看了这文章,对作者的一个主观印象。

  2. 2
    固定资产管理
    2010-3-10- 星期三 10:34    @reply     

    总感觉博主是个老者,谙熟中国历史文化。。

  3. 3
    asiapan
    2010-3-10- 星期三 15:16    @reply     

    @固定资产管理: @成都美女: 这篇文章的作者倒的确是老者了,博主我可不是,这篇文章只是博主转载的,不是博主写的。

Trackbacks

  1. DOU » Blog Archive » GeoWHY月报-2010年2月 (2010年3月27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