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書(董橋)

董桥 | 2014-3-30 星期天 13:02   修改@2014-4-02 13:04 | 评论↓

養書

2014年3月30日

tungchiao20140330

封面是臺靜農先生題籤,赭皮燙金,《寒舍祕笈》四個字更見矜貴,勝過倪元璐。書分兩部,中華民國七十七年一九八八四月出版第一部,中華民國七十八年一九八九八月出版第二部。是台北寒舍主人蔡辰洋藏品圖錄,彩色排版很好看,中英對照,玉器陶器瓷器木器多極了,還有竹雕,還有犀角,還有明清家具。書畫印石也不少,銅器古秀,彩繪鼻煙壺漂亮極了。「寒舍」我去觀賞過。醫生朋友葉承耀先生在「寒舍」買過紫檀筆管雕雲紋的毛筆,大內精品。園翁好像也在那邊買過小文玩古玉器。那時候兩部《寒舍祕笈》我們都有,都讀,都參考,很好用。我那兩部加州美國友人來我家看了喜歡,說趕不及買,拿走了,翌年我去台北沈茵舅舅找出兩部給我補了缺。再過了幾年聽說斷市了,很難找得到,愛好古玩字畫的晚一輩人都想要。門生龐荔這趟台北回來滿心歡喜,說沈茵帶她去探訪一位藏書家,老先生在書房裏找半天先找到第二部,給了她,翌日又找到第一部,又給了她,說書堆裏記得還有一套,要她放心拿走。那位藏書家跟沈茵跟我都相熟,六十年代的朋友,今年過八十了,書庫叫眉月樓,不是美女的月眉,是書裏的書眉,也叫天頭,寫眉批的地方。眉月樓主忠厚善良,一輩子教書,愛書,藏書,中國歷代藏書家他很熟,資料多,聽說老家上一輩人跟藏書大家藏園先生傅增湘是舊交,老蘇州也有藏書閣,文革期間砸爛了,書都散掉。老先生年輕時代很帥氣,劍膽琴心出了名,龐荔說老了還英挺,像老電影裏的劉瓊。畢竟是書香世家,眉月樓主書庫裏線裝古書最多,說一九四八年尾老家藏書閣裏的書選了三大箱帶來香港再轉台灣,全是線裝書,不重,裏頭孤本善本鈔校本一大堆,我和沈茵都翻過,宋版元版果然不一般,墨色照人,字字端莊。看到幾冊古今雜劇我印象很深,少小時候讀過西諦鄭振鐸寫他找到脈望館鈔校本古今雜劇,說是他劫中最有價值的收穫,彷彿打開內閣大庫,彷彿覓得安陽甲骨文字,彷彿發現敦煌千佛洞抄本。眉月樓主人說手上這幾冊雜劇只是殘本雜湊,全都是明清坊間的刻本,鄭振鐸那些才是曠世珍寶。讀完書我離開台灣來了香港,報刊上看到寫藏書寫西諦的文章我都剪了寄給眉月樓主人,有些他收得到,有些他收不到,猜想是審查扣掉了。西諦到底身份敏感,台灣犯忌,他五十年代在大陸擔任過中共中央文化部文物局局長,也當過中科院文學所所長,文化部副部長,一九五八年率領文化代表團訪問開羅飛機失事亡故。我從小在南洋讀鄭振鐸的書長大,四冊一套《文學大綱》翻爛了。還有他寫的泰戈爾傳和希臘神話。八十年代有一回幾個朋友跟徐伯郊先生喝茶,徐先生問大家鄭振鐸的書齋叫甚麼,沒人記得:「是玄覽堂,」他說。徐伯郊也是藏書家,寬予先生寫過〈海上書林憶餘〉,說徐先生早年在上海溫知書店買《通鑑紀事本末》,蝴蝶裝,黃綾裱封,是藏園傅增湘說的宋末元初重印本,二十餘冊。我問了徐先生,他笑笑說昔日訪書經歷都記得,跟真正藏書家一比差遠了。徐先生心目中的真正藏書家是鄭振鐸,是倫哲如,是傅增湘,他似乎都認識,說冼玉清教授跟倫明倫哲如很熟,寫了文章記倫先生事蹟。牟潤孫先生也寫過倫哲如,記得是八十年代寫的,好像還沒有收進牟先生的文集裏。倫哲如是近代蓄書最富的廣東人,精通版本目錄學,光緒二十八年上京讀京師大學五年,庚子亂後王府貴家儲書紛紛散出,倫哲如在海王村在隆福寺大量搜羅。大學畢業復得舉人銜,回廣東主講兩廣方言學堂,又遇上南海、鶴山、番禺、錢塘望族藏書散出,倫哲如又買進好幾批。民國初年北上當官,當教授,工餘以訪書為事。冼玉清那篇〈記大藏書家倫哲如〉有一段說:

……其求書與士大夫之靠肆夥挾書候門者異,日日遊行廠肆及冷攤,凡書冊為人所忽視者,輒細意翻閱,每於灰塵寸積中,殘冊零帙中,得見所未見之佳本。複闢通學齋書店,以便裝書求書。嘗謂得書以儉、以勤、以恆。儉以儲購書之資,勤以赴遇書之會。匣中琳瑯,有得之捷足者,有得之預伺者,有得諸跟蹤而求者。其求書不避煩複:初得一本以為佳,繼得更佳者,隨將前本易去,更得更換。今所存者,大抵皆原刻初刻本。新鈔本亦擇精紙,命端楷寫之。其全神貫注如此,宜乎物聚於所好矣。

冼玉清說倫哲如到處訪書,京穗之外天津、開封、南京、武昌、蘇州、杭州、懷慶、衛輝、清化他都得了不少善本:「伯樂一顧而凡馬空,先生於書,彷彿似之。」她還說倫先生不修邊幅,餘資全拿去養書,室人抱怨他不理,寫詩說「卅年贏得妻孥怨,辛苦儲書典笥裳」。冼先生還說她隨嶺南大學遷校香港,倫哲如給他寫信說想來香港謀專館教席,冼先生跟馬鑑和許地山商量,都希望他來,「但難求棲止之地,遂爾中止」。倫哲如也想編印續嶺南遺書,他的弟子李棪答應經紀其事,還說要向粵督陳濟棠措款。倫哲如於是把家藏粵人著述秘籍全部交給李棪。李棪來香港教書,說那批書寄存北京大學圖書館:「(倫)先生來書囑訪李君求交代,李君唯唯。其後鄧之誠文如教授亦有函來,囑轉告李君速為處理。今李君遠適異國,秘籍之下落如何?中心耿耿」。倫哲如中華民國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十月病逝東莞故里,六十九歲。牟潤孫先生精通紫微斗數,人生休戚看得又透又開,他說倫哲如晚年運道背逆,不宜進取,隱居鄉園,放下塵慮,專心寫了七言絕句數百首,那是上策。倫哲如和冼玉清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在北平相識,一起遊小市書攤,一起去拜訪傅增湘,一起到北京圖書館看善本書,從此書問往來不輟,詩詞唱和不斷。眉月樓主人八十年代尾說他找到了倫哲如不少詩作,跟冼玉清酬唱之作也有一些:「倫先生的藏書紀事詩最可貴,難怪士林重視!」說的是上個世紀前期的士林,如今知道倫哲如的只剩書蟲書癡了。還有傅增湘,年輕一代知道的也不多。光緒進士,曾任直隸提學使,創辦天津北洋女子師範學院,當過唐紹儀顧問,當過王士珍內閣教育總長,五四運動抵制北洋政府罷免蔡元培命令丟官,專心收藏圖書,研究版本目錄學。一九二七年任故宮博物院圖書館館長,家裏藏善本圖書二十多萬卷,病重期間分捐四川大學和北京圖書館。他的《藏園群書經眼錄》我年輕的時候細心讀過,半生半熟很新奇。藏園先生是四川江安人,是我在英倫的前輩同事桑簡流的外公,桑先生學外公講四川話好聽得不得了。傅增湘的長兄傅增淯,字雨農,擅書北魏碑,桑先生倫敦寓所有他的字,好漂亮。弟弟藏園書法其實也好,大幅少見,書畫碑帖題跋多。前幾天看北京泰和嘉成春拍圖錄,周作人致傅增湘信札一通很精美,絕真,譚然看過了原件說好:

啟者:前承垂詢關於平遠之事,現祗查得係浙江山陰縣人,乾隆四十五年庚子恩科第二甲十八名進士,此外無可考,特以奉聞。敬請

藏園先生台安。後學作人上言。十一月九日。

藏園先生的兒子是傅忠謨,文物古玉鑑賞收藏大家,孫子傅熹年先生我見過一面,學問淵博,書法極佳,編寫父親佩德齋珍藏古玉兩大冊是我案頭良友,百讀不厭。書中高古玉器我最傾心,早年我買到的幾件竟是同期珍寶,雕工沁色都相近。傅家兩件西周玉琮跟我手頭兩件形同手足,都素面,無紋飾,通體雞油黃,赭色花沁,《寒舍祕笈》裏也有一件,龐荔愛了幾十年愛不完,坊間找了幾十年也找不到。熹年先生說他父親跟從祖父藏園先生學版本目錄學,造詣很深。那是家學淵源。不知道藏園先生玩不玩古玉?前輩長輩做飽了學問喜歡供養文玩字畫怡情悅性,我是小輩,只算沾了一點邊,積習已然清除不了。周作人寫給傅增湘那封信譚然替我拿到了,掛在書桌邊看了高興:藏園先生請知堂先生核查書裏古人,知堂先生核查了回覆藏園先生。尋常一紙切磋琢磨的故事最動人:小事體,大關鍵,天下學問都是那樣堆叠起來的,從來都是。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