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不报中文系

见闻 | 2008-3-11 星期二 13:10   修改@2008-3-11 13:14 | 评论↓

号称“香江第一才子”的陶杰在苹果日报副刊写“黄金冒险号”专栏,每日一篇是“生活名采”版头炮,笔力极为雄健。每日出稿点评时事,想说出个性说出特点不免要走走极端的。3月10日这篇《不报中文系》也是有点哗众,不过讲的也挺有意思。其实,文科各专业不论学哪种,最后总是说想有所成就必须相互打通的,所谓“文史哲不分家”是也。

===============================

不报中文系

黄金冒险号 陶杰 2008/03/10

如果有得选择,岂止不要“母语教学”,连进大学,最好也不要报读中文系。

首先,读中国语文及文学系的人,中文创作不见得出色,当代中文大作家没有一个是大学中文系毕业。金庸,在民国时代念法学,梁羽生读的是化学。另外还有一堆名师:张爱玲、钱钟书、余光中、白先勇,中文好得不得了,却是读英国文学出身。冷门一些,六十年代台湾的文学家:王文兴、欧阳子、陈若曦,全部是台大外文系毕业。

再看香港的一批:散文家林燕妮,在美国柏克莱读遗传学,倪匡连大学也没读过,中文却那么啜核。蔡澜在日本留学,更不在话下。学好中文,不必进大学花四年专攻老气横秋的学系,中国文学和文化,完全可以靠自修。读英文系、法文系、日本语文及文化系,哲学、历史也好,先打一层外国的底,培养一点海洋的品味和眼光,回头再读中国古代的典籍,反而更有洞见。

例如,先读伏尔泰的散文,再读晚明的小品,把地中海大西洋的浩瀚,接到黄河这一端,就会明白中国散文的精神境界。先读十九世纪波特莱尔和蓝波的诗,再读唐代的李商隐和李贺,感受更深一层。这一切,叫做Fusion,夏虫不可与语冰,没法子解说。

避读中文系,还有一个气质的问题。一进这个门槛,满屋都是钱穆和牟宗三的幽灵,一股明末清初遗民士大夫的悲情,夹杂着一室烟灰的薰味扑鼻而来,一忽儿是三千年文化、博大精深,一回头又变成礼崩乐坏、花果飘零,北望神州,长嗟短叹,凄苦孤伶,天愁地惨。年华二八的美少女,样子不论多么桃花扇、气质如何牡丹亭,一进中文系,整天跟韩愈、司马光和孔子孟子这些老头为伍,训诂引据,笔记穷经,三年不到,肌肤的光润全无,声音低沉,笑容消失,思想全跟在先人评点的框框里打转,熬成老姑婆,这又何苦?

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好玩嘛,读文学经典,不如先读莎剧的As You Like It。看《红楼梦》,也不必念中文系,只要失过恋就得了,加上今古评论一大堆,当做消闲看,三生贯澈,千里融通。

中文系会窒息创意,把人读成小老头。不错,黄霑是中文系毕业的,振兴流行曲,把咸湿包装成文化,这一切,都为中文系的一干长衫老教授不容。黄霑是中文大师,却是反中文系的叛道。

勿读中文系,先不要乱骂,不是我一个人说的。一位姓陈的中文系资深授,二十年前就叫人“不报文科”,其“文科”即是中文系为首。我认为这句话太过偏激了。文科可以读,尤其是牛津和剑桥的古典系和历史,独是华人社会中文系的BA课程不必报。其中道理,你长大了就明白,但当前,大学选科,勿以中文系为首选,信我吧,无冤无仇,我不骗你。



Trackbacks

  1. Alone » Blog Archive » Geowhy2008.3月月报 (2008年4月13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