頌德堂訪玉

2008/07/06

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三月到六月中的展覽我看過三次。展覽題為《承芳展雅:頌德堂藏木雕座子》,是黎德先生一生集藏的座子雅集,上百件珍貴木料雕出來的古玩底座手工精緻,花紋精緻,款式精緻,明代清代玩家藏家玩古董藏古董考究到了這樣的境界,喜歡老歲月的人看了自然紛紛驚艷。展品中的座子古瓷、琺瑯、象牙、青銅、竹子都有卻不多,最多的是木雕座子,大的小的個個心裁獨出。幾十年前我還買得到兩三件雕工絕美的清代紅木座子,再追下去已經追不到什麼上得了案頭的雅品,原來頌德堂囤積了那麼多,早生二十年多好!

我認識黎老先生幾十個寒暑了。黎家公子黎志文為《承芳展雅》寫的〈前言〉說,他父親五十年代從內地遷來香港經營古玩店,一邊積累文物知識一邊勤練文物鑑別,跟着幾個朋友闖蕩國際文物市場,在歐洲在美國在日本不斷觀賞古董不斷搜購古董,各大博物館裏的藏品他尤其看了又看,默記心中,隨時借鑑。黎老先生有一天告訴我說,五、六十年代他每一趟從外地回來,古玩店裏總有一兩位老主顧老朋友在等着看他帶回來的古董,看中的幾件先拿走,改天慢慢開價議價付款不遲。「每一趟總有幾件我自己鍾意的東西想自己收藏,只好悄悄藏在一邊不讓他們看到!」老先生說。那幾位「老主顧老朋友」到了八十年代都成了香港大名鼎鼎的鑑藏泰斗了,家藏珍品不乏博物館級的名品,捐給大學的也不少。

古董知識我向來貧乏,閑書年輕到年老倒讀了不少,筆記掌故看到一本讀一本,百科雜學零零星星找到一段讀一段,大部頭論著反而從此荒廢,柳存仁先生安慰我說,人世間成就大學問原是大造化,古今都不多,雜學雜出景觀其實也是蹊徑,蓊蓊鬱鬱的山路上多的是奇花異草,所謂落花流水皆文章!我心中從來不存這樣的奢望,肚子裏雜草藏多了成見也多,固執日深,同輩朋友都沉迷明清白玉雕件的年月裏,我偏偏追尋高古玉器:「高古玉器學術價值高,市場價值低,保值前景未必樂觀,說什麼也比不上明清白玉的升值潛力大!」他們說。

黎老先生不但洞曉我的偏愛還要成全我的心願,那幾年陸陸續續找出一些舊藏的三代和春秋戰國兩漢古玉讓我集藏。偶然看到大雅齋黃老先生勻給我的紅山文化、良渚文化、龍山文化乃至夏商周玉琮玉環玉璧,他總是頻頻點頭說:「這才是正道!」我那段時期在歐美博物館裏鎮日追看的也是這樣的高古玉器,傳世古玉固然好看,生坑古玉也神奇,都矜貴。聽說西方收藏中國古玉始於二十世紀一九一○、二○年代,古董行的傳世古玉和古墓裏的生坑古玉他們都要,歐美學院藝術館珍藏的一批私人藏品結果都成了外國學者從事學術研究的對象,中國近年考古工作整理的遺址報告和論文圖片聽說也都成了外國學者寶貴的參考資料。

20080706new為這部《承芳展雅》編寫著錄的麥耀翔先生盛讚黎老先生樂善豪邁,熱心公益,七十年代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成立之初,他勸收藏界友朋募捐買下的一批明清廣東書畫終於成了文物館的重點收藏;黎老先生還捐過自己的藏品給香港、上海、南京的文博機構,連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都有他捐獻的古董。老先生素來重視文物文玩的歷史意義和學術價值:「當然,」他早年對我說,「畢竟是生意人,這些古董的經濟價值我也不能忽視!」有一年,黎老先生從舊藏中找出一件戰國方形管狀玉器,滿雕穀紋,長十四厘米半,通身褐沁,說是早歲歐洲收回來的稀珍,勸我好好玩玩:「過去無數收藏家要我賣我不賣,」老先生說。「如今老了,無所謂!」過了許多年,法國Myrna Myers的中國古玉藏品出了專書《Radiant Stones: Archaic Chinese Jades》,書中八十八號藏品跟這件玉管大小、型制、花紋、沁色幾乎一模一樣,南洋玉癡朋友說他在找路子買下這件老玉。那些年,我還從黎老先生的祕笈中挑到不少春秋戰國秦漢六朝唐宋的玉雕,都是小小掛件擺件,只有一座乾隆白玉瑞獸鎮紙潤白碩大,稀貴非凡,不買幾乎罪過了。我敬重老先生仁厚的指點,老先生遷就我單薄的財力,連林風眠畫的扇頁都廉價給我玩賞,絕真絕精。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路過大雅齋拜識黎老先生的時候他的公子黎志文一定還是個學生;進入二十一世紀老先生漸漸過着退隱生活,古玩店都歸志文打理,良冶之子,必學為裘,良弓之子,必學為箕,黎小先生一邊繼承父親牢固的基業一邊實踐新穎的構思,偶然找出一些後倉舊藏的文玩給我觀賞,偶然我忍不住誘惑也買了一些珍而存之。那一定也是黎老先生藏了好幾十年的珍品:清初竹雕香筒刻卓文君聽琴的故事,尺寸高大,稱得上香筒之王;乾隆工紫檀書函形文具大匣,牛骨刻線裝書頁和簽條,包漿鑑人,擺上案頭搶盡風頭;牛角圓雕嬰戲圖筆筒,歐美拍賣圖錄上偶見這樣的乾隆精品,外國收藏家都搶着要。

《承芳展雅》中的一些木雕座子我在黎家古玩店裏見過一些,都是黎志文整理的時候順便給我觀賞的。黎老先生一輩子經眼經手的中國古董上千上萬都不止,官窰瓷器他珍存的一定還有不少,雕漆好像也藏了很多帶款的皇家神品,連輝煌的清宮西洋自鳴鐘我都見過好幾座,老先生和他的兒女們竟然選了木雕座子辦展覽出專書,那是故意給中外古玩界帶來一次美麗的聯想。港大美術博物館蒼老得親切,星期天下午尤其安靜,我獨自先去看了一次,再陪台北老朋友沈茵去看第二次,又陪新加坡舊交羅門去看第三次。「歲月還是老的好!」沈茵看完滿臉古典的秀逸。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