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皮斯俱乐部

见闻 | 2008-9-21 星期天 22:17   修改@2011-11-04 16:29 | 评论↓

Samuel Pepys Club

俱乐部历史

在1903年5月26日,佩皮斯逝世两百周年纪念日,四个杰出的佩皮斯研究者(Pepysian)在嘉利克俱乐部(Garrick Club)进餐,并决定“在今年之内一个佩皮斯会餐俱乐部(Pepys dining club)应该建立起来”。他们是弗雷德里克·布里奇爵士(Sir Frederick Bridge,威斯敏斯特修道院的风琴师和《塞缪尔·佩皮斯——音乐爱好者》的作者)、达西·鲍尔爵士(Sir D’Arcy Power,外科医生和医学作家)、乔治·威乐(George Whale,作家和藏书家),以及亨利·比·惠特利(Henry B. Wheatley,佩皮斯日记第三版的编辑)。佩皮斯的著名的仰慕者们被邀请来加入这个俱乐部并且会员人数限制在70这个佩皮斯去世的年龄(如今英国本土的会员已经翻倍至140人,海外的会员也达到14人)。

会员资格

尽管会员资格总是包括那些已经为佩皮斯研究做出了卓越学术贡献的人(特别是保存佩皮斯日记的剑桥大学麦德林学院佩皮斯图书馆),不过随着一个会员的提议,任何对佩皮斯及其时代具有真正个人兴趣的人也有资格成为会员。会员资格是有选择的,并且要反应的是一个俱乐部而不是一个博学协会(a learned society)的精神。

活动

俱乐部会员每年可以参加一些活动。会员资格的唯一要求就是每个会员每两年要参加至少一次活动。

在接近5月26日这个佩皮斯逝世之日的5月的某天,一个纪念仪式会(a memorial service)在St. Olaves Hart Street举行,市长大人通常会出席并向佩皮斯纪念仪式(the Pepys memorial)献上花环。会有一个与佩皮斯生平的某一方面有关的主题演讲。以前的演讲者包括罗伯特·拉撒姆教授(Prof. Robert Latham)——佩皮斯日记的现代版的转译者,克莱尔·汤姆林(Claire Tomalin)——佩皮斯专辑《无双的自我》的作者,埃诺奇·鲍威尔(Enoch Powell),伯纳德.迈尔斯爵士(Sir Bernard Miles)和特雷弗-罗珀教授(Prof. Trevor-Roper)。紧随纪念仪式之后是在制衣工人礼堂(Clothworkers’ Hall)的午餐。在秋季年度餐会通常在城市同业公会厅之一(the City Livery halls)举办。

此外,在每年的这个过程中,郊游和会议总是被安排在与佩皮斯生平有关的地方。年度大会和该年协会官员的选举是在12月份举行,之后会伴有一个关于佩皮斯生平某方面的简短报告以及一次下午茶小酌。这些活动的大部分由俱乐部会员支付费用,目前每年的会费是在1月1日交纳30镑。

俱乐部主席是佩皮斯的堂兄和保护人、第一代伯爵的直系后代桑德维奇伯爵。

佩皮斯奖

2003年,为了纪念佩皮斯这个伟大的英国日记作者逝世三百周年,佩皮斯俱乐部发起了一个“佩皮斯奖”(The Samuel Pepys Award),这是一个两年一度的奖项,主要用于奖励给那些在对著名日记作者及其时代的研究中作出重大贡献的著作。第一部获奖作品正是《佩皮斯传》,作者为克莱尔·汤姆林(Claire Tomalin)。

# The biennial Samuel Pepys Award is awarded to a book which makes the “greatest contribution” to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famous diarist, his times or his contemporaries in the interest of encouraging scholarship in this area.

The first winner of the prize was Claire Tomalin’s Samuel Pepys: The Unequalled Self published in 2003 to mark the tercentenary of his death in May 1703, with Frances Harris, John Adamson and JD Davies also previous winners.

2007年的“佩皮斯奖”面向所有用英文写作并发表于2005年7月1日至2007年8月31日期间的作品,共有18部著作参与角逐,最后获奖的是John Adamson的《The Noble Revolt–the Overthrow of Charles I》。这本书是对导致查理一世国王被推翻的政治危机的历史研究,被认为对于理解塞缪尔·佩皮斯、他的时代及其同时代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好玩的是该书一次也没有提到过佩皮斯。评审意见认为,尽管在这个“贵族的叛乱”故事的结尾佩皮斯还只有9岁,但由于所描述的事件对其成长环境影响如此巨大,该书极大地加强了我们对佩皮斯和他的时代的认识。(”the events described so influenced the environment in which he grew up, that the book greatly enhances our understanding of Samuel Pepys and his times”.)

2005年“佩皮斯奖”的获奖书籍是Frances Harris的《Transformations of Love》。



1 Response to “佩皮斯俱乐部”

  1. 1
    helene
    2008-9-24- 星期三 16:08    @reply     

    看到来很有才能,不知道真是如此罢! 😛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