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维基百科[文化马克思主义]词条,参见[Cultural Marxism]。此处试译成中文,仅供了解兼练习英语。

文化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加入了对社会中的媒体、艺术、戏剧、电影以及其他文化构成的分析的马克思主义的形式。作为一种政治分析的形式,文化马克思主义在20世纪20年代势力大增,并且先是被称之为”法兰克福学派”的一群在德国的知识分子、后来又被位于英国伯明翰的当代文化研究中心的另一群知识分子作为分析模型来使用。文化研究和批判理论的领域正是根植于文化马克思主义,并且至今仍受其影响。

背景

“法兰克福学派”是对法兰克福大学社会研究所的成员和盟友的简称。在20世纪30年代”法兰克福学派”由于纳粹的上台被迫撤出德国转移到纽约。1945年以后这些幸存的马克思主义者中的一些回到西德和东德。西奥多·W·阿多诺和马克斯·霍克海默因此要为允许文化马克思主义在冷战早期的沉寂负责。在西德,20世纪50年代后期和60年代早期一种马克思主义的兴趣的复苏造就了一代新的、卷入了发生在福特资本主义的文化变革的马克思主义者。这些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中最突出的一个是德国哲学家沃尔夫冈·弗里茨·豪格。

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和批判理论家道格拉斯·凯尔纳表示,“从格奥尔格·卢卡奇、安东尼奥·葛兰西、恩斯特·布洛赫、瓦尔特·本雅明,和T·W·阿多诺,到弗里德里克·詹明信与特里·伊格尔顿等,许多20世纪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都采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来分析文化形式,涉及到它们的产品,它们与社会和历史的交叠,以及它们对受众和社会生活的作用和影响。”法兰克福学派也影响了诸如马克斯·霍克海默、威廉·赖希、恩里克·弗洛姆和赫伯特·马尔库塞等学者。

凯尔纳解释道,

“文化马克思主义在欧洲和整个西方世界具有高度影响力,尤其在马克思主义思想最富盛名和最具生命力的60年代。理论家如法国的罗兰·巴特和《原样》派,意大利的德拉·沃尔佩、卢西奥·科莱蒂等,弗里德里克·詹明信、特里·伊格尔顿和60年代英语世界的文化激进主义同伴,以及全世界大量的理论家,运用文化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文化研究模式,用于在已经争辩过政治和意识形态影响和用处的具体社会历史环境中分析文化产物的生产、解释和接受。文化研究中最著名和富有影响力的形式中的一支,是最初就受到文化马克思主义影响,在英国‘伯明翰当代文化研究中心’出现的、通常被称为‘伯明翰学派’的群体。”

文化马克思主义批判

马尔库塞的批评

在出版于1954的《爱欲与文明》一书中,马尔库塞讨论了一种立足于争取快乐的政治。这种对快乐的争取将联合个人主义、享乐主义和绝对平均主义,因为每个个体将能够平等地决定他们自己的需求和欲望;因此每个人将能够满足他们真正的欲望。马尔库塞认为当代西方社会的道德和文化的相对主义阻碍了这种平均主义政治,因为它无法提供区分个体真正需求和由资本主义制造的虚假需求的方法。

然而,保罗·埃德博格(Paul Eidelberg)认为,马尔库塞自己就是一个“虚无主义”的相对主义者,因为马尔库塞拒绝任何超越性的法律或道德,并且相信所有的欲望都是在道德上平等的。埃德博格接着指出马尔库塞的虚无主义导致他呼吁一种政治化、明确地左翼化的学术。

来自政治右派的近期批评

二战后,保守派保持着对社会主义和被称作“社会工程”的东西的怀疑,并且一些人认为文化马克思主义者和法兰克福学派帮助煽起了60年代的反文化社会运动,这是一个将马克思主义者的颠覆变成一种弗洛伊德-马克思主义下的文化条款的持续计划的组成部分。

保罗·戈特弗里德(Paul Gottfried)在他的书《马克思主义的奇怪死亡》中陈述了马克思主义自前苏联解体以来以文化马克思主义形式的幸存和演化:

新马克思主义者只有在坚持社会主义反对资本主义的时候才称呼他们自己马克思主义者而没有接受所有马克思的历史和经济理论……此后社会主义者将建造他们关于来自马克思1840年手稿的“异化”概念的概念结构……因而能够免除一种严格的唯物主义者分析并转移……注意力到宗教、道德和美学……

对法兰克福学派的批评性观察是否因此是正确的,当它作为推动了在社会学-弗洛伊德主义标签下的马列主义革命的例证?到了其从业者和布道者都符合这一描述的程度,它可能确实会有效……但如果法兰克福学派的马克思主义已经经历了这些改造,那么其中就没有多少马克思主义剩下了。批判理论家对马克思的吸引已经变得逐渐的仪式化,并且在马克思主义的来源理论中的东西如今正在掺杂清晰可辨的非马克思主义内容……简而言之,他们已经越过马克思主义……到了一个持着与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假设五官的积极反资产阶级的立场。

对文化马克思主义的批评的回应

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原教旨主义保守派(paleoconservatives)如帕特里克·布坎南(Patrick Buchanan)和威廉·S·林德(William S. Lind)已经指出“文化马克思主义”在美国左派中是一种优势力量,并且伴随着它的是一种要毁灭西方文明的哲学。批评的许多是基于布坎南的断言:法兰克福学派征募了美国的大众媒体,并使用这一垄断感染了美国人的心灵。

据比尔·伯科威茨(Bill Berkowitz)表示,“不清楚这种关于文化马克思主义阴谋理论进入主流的散布是否会继续。当然,作为情节中的许多处之基础的反犹太主义认为其在未来几年可能被拒绝。但目前,这一特别理论的散布是起源于激进权利的、缓慢但确实正在进入美国人心灵的概念的一件典型事件。”

南方贫困法律中心,认为“林德的理论是一个自90年代中期就已经被自由国会基金会推动的理论——一小群以‘法兰克福学派’闻名的德国哲学家已经设计了一种马克思主义的文化形式,目的在于毁灭西方文明的这种念头。”

在华盛顿特区召开的一个主题是关于否认大屠杀的会议上,由反闪米特人老兵威利斯·卡托(Willis Carto)提议,林德在某120位历史修正主义者、阴谋理论家、新纳粹分子和其他反闪米特人者面前发表了一个受到欢迎的演说,其中他鉴定了一小群他说已经毒害了美国文化的人。在这点上,林德极大地增强了他与听众的联系。“这些家伙,”他解释道,“全都是犹太人。”

理查德·里奇曼(Richard Lichtman),一个赖特研究所的社会心理学教授,认为法兰克福学派是“没什么人真正了解……的一个方便的目标”通过将他们的批判筑基于马克思主义并且利用法兰克福学派,文化保守主义者使

它看起来就像非常不适合于任何美国的事物。它承载了一个神秘的成阵容,并且被改变得像是一个难以理解的、反美国的外国运动,只对腐蚀美国感兴趣。”里奇曼说那个“正在被传达的观念就是我们正在被来自外部的力量影响。”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