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译文。

原文是“What is Cultural Marxism?” by William S. Lind

出处:http://www.theconservativevoice.com/article/9193.html

什么是文化马克思主义?

2005/10/24

威廉·S·林德

在“下一波保守主义”专栏里,保罗·魏瑞奇(Paul Weyrich)已经数次提及文化马克思主义。作为自由国会基金会的驻会历史学家,他要我写这篇专栏文章解释什么是文化马克思主义及其它的由来。为了了解某物是什么,你不得不知道它的历史。

文化马克思主义是不同于前苏联马列主义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分支。它通常被称为“多元文化”或者——更不正式地——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从一开始,文化马克思主义的发起人就已经知道,如果他们隐瞒其工作的马克思主义本质,他们就能更富有成效,因此才使用了如“多元文化”这样的术语。

文化马克思主义不是始于20世纪60年代,而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1919年。马克思主义理论已经预言,在一次大的欧洲战争的事件中,全欧洲的工人阶级将会起来反抗,推翻资本主义,创建共产主义。但当战争在1914年到来时,那并没发生。当它最终于1917年在俄国发生时,其他欧洲国家的工人并没有支持它。哪里出错了?

各自独立地,两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意大利的安东尼奥·葛兰西和匈牙利的格奥尔格·卢卡奇——得出了相同的答案:西方文化和基督教已经遮蔽了工人阶级认识它们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利益,只有等到两者能被摧毁,共产主义才有可能在西方实现。在1919年,卢卡奇问道,“谁能从西方文明中拯救我们?”那同一年,当他成为匈牙利短命的库恩·贝拉政府的主管文化的代表委员时,卢卡奇最先的行动之一就是向匈牙利的公立学校引进性教育。他知道,如果他能摧毁西方传统的性道德,他就是向摧毁西方文化本身踏出了巨大的一步。

在1923年,部分地是被卢卡奇激起,一群德国马克思主义者在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创建了一个叫做社会研究所的思想机构。这个不久就被以简称为法兰克福学派知名的所将成为文化马克思主义的创立者。

为了把马克思主义从经济转化为文化术语,法兰克福学派的成员——马克斯·霍克海默,西奥多·阿多诺,威廉·赖希,恩里克·弗洛姆和赫伯特·马尔库塞,名称最重要的——必须在许多要点上反驳马克思。他们认为文化不仅只是马克思所称的社会上层建筑的一部分,而是一个独立并且非常重要的变量。他们还说工人阶级不能领导马克思主义革命,因为它正在变成中产阶级这可恨的资产阶级的一部分。

谁能呢?在20世纪50年代,马尔库塞回答了这个问题:一个黑人、学生、女权主义妇女和同性恋者的联盟。

对美国来说决定性的是,当希特勒于1933年在德国上台,法兰克福学派逃离了——并在纽约重建。在那儿,它把注意力从摧毁德国的传统西方文化转移到摧毁美国的传统文化。为了做到这点,它们发明了批判理论。这个理论是什么呢?为了批判每种传统制度,从家庭开始,残酷且坚持不懈地,为了把它们打倒。它们写了一系列偏见方面的学术著作,说任何信仰传统西方文化的人是存有偏见的,一种种族主义或法西斯的性别歧视——并且也精神受创了。

最重要的的是,法兰克福学派将马克思与弗洛伊德联系起来,从心理学中吸取了心理调节技术。如今,当文化马克思主义者想要做某些诸如正常化同性恋之类的事,他们不在哲学上讨论这点。他们只是在每一个那唯一看起来正常的白人是同性恋者的美国家庭为电视节目进入后微笑(They just beam television show after television show into every American home where the only normal-seeming white male is a homosexual)[?]。(法兰克福学派的重要人物在好莱坞度过战争年代)

二战结束以后,法兰克福学派的大部分成员返回德国。但赫伯特·马尔库塞留在了美国。他接手了其他法兰克福学派成员的高度抽象的工作,并以大学生们能阅读和理解的方式重新包装。在他的著作《爱欲与文明》中,他认为通过从各种限制中解放性,我们能够在现实原则上提拔出快乐原则,并且建立一个只有玩乐无需工作的社会(马尔库塞创造了一个新词组“要做爱,不要战争(做爱不作战)”)。马尔库塞还主张他所谓的“自由之容忍”,他把它定义为对来自左派的所有观念的容忍和来自右派的任何观念的不容忍。在20世纪60年代,马尔库塞成为新左派的首领,而且他将法兰克福学派的文化马克思主义注入到了生育高峰的一代,切中了当今美国国家意识形态的要害。

下一波保守主义应该脱去多元文化和政治正确的假面具,告诉美国人它们其实是什么:文化马克思主义。其目标仍然是卢卡奇和葛兰西在1919年确立的:摧毁西方文化和基督教。它已经朝着那个目标迈进了一大步。但如果普通的美国民众发现认识到政治正确是一种马克思主义的形式,不同于前苏联的马克思主义但仍然是马克思主义,它就将陷入困境。下一波保守主义必需揭开帘幕后的那个人——老马克思自己。

*威廉·S·林德是自由国会基金会文化保守主义中心的主任。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