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换书

上午穿越了十公里的路程,去到朝阳区和一个书友交换董桥那本《乡愁的理念》,用我之前读过的一本《六人》。这是昨天在豆瓣上做好的约定。

最初偶然看到转让信息的时候,《乡愁的理念》是标价转让的,待到发豆邮联系时,对方回复让带一本我不看的书去交换,于是我觉得这位朋友应该是位真的喜欢读书的人,而不只是为了清理书才转让,顿时让我产生了不小的好感。但是要我拿出自己的书去交换,却是有点叫我为难了:一来基本上我买下的书都是自己感兴趣的,虽然书本身未必有很高价值,但于我个人兴趣而言是带有一定的收藏意图的,想要拿出有点像剜肉;二来书是要拿去交换的,虽说对方没做限制,但自己也得识趣,交换的两本书起码水准不能天差地别,显得自己太无诚意。所以这就比较费思量。一开始面对这个为难的时候,还想着是不是再联系一下表示更愿意用钱购买,后来一转念,对方表明交换意图,显然是个爱读书之人,自己却只想用俗物去单方面换书,显得俗了。最终在我床上近两百本书中犹疑半天,选中了《六人》来作这个交换。

拿着《六人》的时候,我是有点依依不舍的,此书是一年前在豆瓣书店买到的,由德国作家鲁多尔夫·洛克尔所著,中译本由沈昌文作序、傅惟慈翻译,是一本很有哲学味道的小说,用西方文学经典中的六个主角的不同生活态度代表六种可能的人生之路。我虽然读过一遍,但觉得这书还是值得一读再读的。拿它作交换,一个原因在于它的装帧简洁平实,篇幅紧凑,和《乡愁的理念》应该差不多,另外就是,我觉得它的文本价值之高抵得上我对董桥那本书的喜欢程度,并且,我还有可能在豆瓣书店再买到它。所以,我觉得拿出它来交换不是对它的贬低,而毋宁说是另一种形式的肯定。希望和我换书的那位书友读到它不会感觉失望,虽然我只是以个人的喜好来判断。

我对董桥到底是有情结的,尽管并不如何着力搜罗他的文集。换到《乡愁的理念》后,我莫名的感到有一股喜悦非常的情绪在内心翻腾,直到我在回程的公车上摩挲此书、拣读了其中几篇文字后才渐渐平缓下来。或许又该以占有欲来解释这种拥有时的激动心情吧。《乡愁的理念》其实是台湾版《跟中国的梦赛跑》的大陆三联版,内中共有五十五篇文章,依照内容分为“乡愁影印”、“理念圈点”和“感情剪接”三个部分,其中最后一个部分的文章基本上都在以前读过的《董桥散文》里看过了。想要这本书,除了因为它是董桥在内地出版的早期文集,也因为我对三联书店这一系列装帧简洁的小32开本“读书文丛”比较喜欢,有心把其中感兴趣的都找机会一一收来,不过目前还不怎么见成果就是了,只是见一本收一本,倒不怎么刻意去搜寻。

二、淘书

换书回来,坐车到北太平庄下车时,看到一辆能直达豆瓣书店的公车恰好来到面前,于是顺脚就走上去了。距离上一次到豆瓣书店有一个多月了,而那次忘了拿十一月的豆瓣卡,这次再来已经时过境迁,只有十二月卡了,比较遗憾。

豆瓣进了不少上海那边出版社的书,最近连着发的几次新书上架短信通知都是。不过我今天倒对世纪文库那套白皮的学术书不怎么感兴趣,想淘点新鲜而难得的,所以径直进了里头的旧书代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三联书店“读书文丛”里的一本赵鑫珊的《科学·艺术·哲学断想》。这书我其实在前几日的地坛冬季书市上见过一本,当时没买,这回却是买了。可能是纸质的原因,这书的内页都发黄成一种很旧的样子,书品倒是很好的。旧书架全部检视过一遍后,倒也没发现太多喜欢的,只是又买了本老版的乔治·H·米德《心灵、自我与社会》,版本癖作祟。在外面又拿了几本书,比较喜欢的是一本收录了几篇瓦尔特·本雅明《拱廊研究计划》完成稿的《巴黎,19世纪的首都》(刘北成译),还有一本夏志清的《谈文艺忆师友》。本雅明那书几天前在海淀图书城的野草书店也看到过,当时没看到其他喜欢的书,又有其他事做,就没单独买下,这回豆瓣书店进了不少本,当然顺手收下了。夏志清那本则是之前见到室友从图书馆借来看过的,是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的。感觉上海书店出版社出了不少现当代文学作家的这类小文集,特别合适我的小趣味,比如夏志清这书所属的“海上风丛书”,另外当然就是我一直中意而不舍得买的那套小32开精装本了,但我肯定自己迟早有一日会收齐的,现在太穷就先忍忍了。

提到的不多,但其实从豆瓣书店出来的时候,空空的背包基本被塞满了。但还是又去了一趟对面的万圣书园。万圣一层的折扣区进的不少书有和豆瓣书店重叠之处,不知道这是不是表示万圣书园在特价书方面也想占有一席之地。若是的话,凭着它的规模优势,以及可能更广的进书渠道,还真是够让其他小店家发愁的。我这回倒也没在万圣逛多久,主要是已经在豆瓣买满一书包了,购书欲望下降到一个点上了。不过看到万圣摆着的一些新书确实还是忍不住眼馋,大而全的品种硬是要得,完全可以在无意中发现许多无从知道而又很感兴趣的书籍。而我眼亮看到的几本中就有上海书店出版社的小32开精装本中新出的几册,包括陈子善的《边缘识小》和鲲西的《作家的隐私》,尤其后者那封皮,简直炫得我痴迷,不过光看网上图片是感受不出来的。在万圣狠狠抚摸了一把钟芳玲的精装本《书天堂》和《书店风景》,还有那两本新近翻译的《坐拥书城》和《书店的灯光》。这几本只能见识见识而已,真正买下的是董桥的“语文小品录”中的5本(2,5,6,7,8),因为万圣只有这5本,而没有完整的一套。其实第一次来万圣书园就看到这几本了,当时没买,而今天却买了,只能归咎为人的感性冲动了。

三、收书

轻松亚马逊代购的英文原版书已经期待好几天了。根据 EMS 全球快递的网络追踪,第一批发来的两本书应该10号就到了,但我迟迟不能在学院收到。如果怨念真的能产生实际效果的话,我相信院里负责收发邮件的那位老师已经千疮百孔、气绝身亡了。因为这两三天我已经为此专门跑了许多趟收发室,却一直没看到邮包到来,我认定是负责收件的老师偷懒了,对他的怨念已经积蓄得犹如黄河濒临泛滥之时。

三点左右我从蓝旗营回到学校的时候,径直又去学院里的收发室,这回可终于看到在整理新邮包了。我一眼就看到属于我的那个包,赶紧抢入怀中,带回宿舍,路上简直激动得那叫一个心潮澎湃,想拆又舍不得那么草率拆开的犹豫不定。回到宿舍坐下,卸下满满的书包,也没顾得上它了,赶紧把邮包拆开,里面还有一层防水包,整体很厚,以为第一批有两本书当然会厚,没想拆开后发现只有一本书,拿出一看却是第二批发出来的那本二手书。晚发的第二批都到了,那么第一批的两本呢?赶紧跑去院里问,结果那糊涂老头一问三不知,没奈何只能自己再跑回来找出第一包的快递货号,直接去学校统一的收发室查问。人家一查,上面已经有前两天院里老头来收取邮包时的签名了,其中就有我那包书,而实际上我却没拿到。幸好最后工作人员还在桌子底下的格子上给我找出来了。我果然没怨错,老头就是活该千疮百孔。

主要是第一次狠下心一次性花那么多钱买外文书,才显得那么激动。话说我也真能挑,买的这几本书偏偏都是重量级的,整个订单,光运费就占去几乎全部费用的40% ,可见国际邮购主要还是运费让人心疼,尤其我偏偏还没耐心多等待,挑的这家是运送速度最快的,否则找那种需要一两个月时间的代购,运费应该能便宜不少。

终于收到这几本书虽然挺开心的,但我更期盼的那几本二手书却还是没来,因为剩下的它们是我感兴趣的Samuel Pepys。却不知道还要再几天才能到来,为了我的这点小趣味买了它们,因为全部是精装硬皮,重量也是不轻啊,运费里它们也是大头。



5 Responses to “为书的一天”

  1. 1
    hedgehog
    2008-12-13- 星期六 2:32    @reply     

    我在等接收函的时候怨念也很重,收发室经常被我诅咒

  2. 2
    San
    2008-12-13- 星期六 21:54    @reply     

    潘兄真不愧是爱书的人,32开本的上海书店系列我快收齐了,看重的是陆灏的名头,其他你说的几个系列我大概也有几本,不过可能没有你的喜欢的厉害,呵呵。

    不过在宁波不及在北京可以淘这么多二手书,有点羡慕你。

    祝好!

  3. 3
    operamania
    2008-12-16- 星期二 15:01    @reply     

    你这样的书痴真可爱!月底会在京逗留两天,住市中心。给推荐一两个觅书的去处可好?(你上面提到的那些书我都有点兴趣。算是个小小的范围吧。)
    北京可有旧书交换市场?不知你喜欢哪些英文作家?我行前不定还可为你淘到三两本呢。(我住在墨尔本。)
    等你的回邮。
    林岚

  4. 4
    operamania
    2008-12-16- 星期二 15:04    @reply     

    不太会操作这玩艺儿。Here’s my e-mail add.
    ……
    LL 补上

Trackbacks

  1. 迟交的12月月报… « 与寻@neverland (2009年4月15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