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平安夜,独自宅在屋里看了好几部电影,不想出门也无处可去,听着紧闭的窗外呼啸而过的风声,倒也觉得阴暗的屋里很是温馨宁静,只有液晶屏幕里电影画面的光影在闪烁。老同学昨夜就已从外地打飞的回北京度假,今天才来得及呼朋唤友,圣诞夜的这个晚上总算又啸聚成群,尽管是降温的大冷天,相聚的热情盖过低温。临时找地方吃饭,餐馆都爆满,车位也难找,最后还是去枫蓝国际的日昌餐馆排号等了一桌,边吃边谈得很是热烈,最雷人的是,在场一大帮男的竟在大谈生孩子的问题,其实光棍还有好几个,看来是言由心生,提前筹谋未来了。

饭罢不愿就此散去,遂去到理工大学旁边寻了一小酒吧继续闲侃,一人一瓶小啤酒都没喝完,打牌摇骰兼瞎聊确是消磨了大半夜的时光,贪恋的是老友难得齐聚的脉脉温情。话题不只是涉及雷人的后代及教育问题,也还回忆了许多旧日的中学时光,于是竟然齐齐概叹光阴的飞逝,昔时遭遇的所谓不愉快,今日回味起来竟然也是人生旅途中一段不愿轻易忘却的记忆,带有青春时光的美好印迹呢。

夜半星散,想带现居通州的一人回宿舍暂居一晚,不想遭遇楼管婆娘无情的阻拒,好心情硬生生被逼散不少,只好无奈地让他打车回去。要是自己的屋子就好了,不管多晚,欢迎随时来访来住。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