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渡”是泉州沿海地区(包括金门)的一种民俗文化现象,它是揉合农历七月十五日道教中元节和佛教盂兰盆会而形成的民俗节日。宋代泉州于中元节举行斋醮活动时,已把佛教的词语“普渡”转化为地方民俗的名词,在南宋泉州知州真德秀的《真西山文集》中,即有称为《普渡青词》的祝文。宋代以来,普渡是在七月十五日这天举行的,其祈求的内容甚多:或祈死者无厄幽沉滞之悲;或求生者获五福康宁之祉;或蕲雨泽以抗旱;或冀赦过以除愆,等等。到清道光(1821–1850年)间, 普渡祭祀仪式有所变化。道光《金门志》卷15曰:“七月朔(初一日)起,各社延僧道设醮,作盂兰会,俗名普渡,以祭无主鬼。里社公祭,各家另有私祭。”

至新中国成立前,泉州沿海地区的普渡仍十分盛行,人们把七月的普渡称“正普”,从七月初一起,各铺境乡村轮流普渡,在晋江,“初一起,青阳内头李,初二杏厝王……”逐日按序,至七月三十日。而泉州城内有38个铺,因此各铺轮流举行普渡的时间只好有所伸延,自农历六月二十九日至八尺初二日,如适逢闰月,又得复始重普。泉州规模最大的普渡,首推石狮的“龟湖大普”,即把龟湖的13个村落分属12个生肖(其中后安和仑后合属猴),12年各轮流普渡一次,互相宴请,民间有“闻名龟湖大普渡”之俗谚。 泉州古代普渡的祭祀活动,都有地方官员出面主持,他们往往利用普渡日同时祭“无主鬼”和城隍神,让合境无主鬼魂享受祭品而不为祟作乱人间,并利用城隍神威,倡善惩恶,令百姓安分守己,使官吏不敢欺上枉下。利用普渡活动来为封建政权统治服务,这“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对官员的沟通民意,对稳定封建秩序,对封建官员的自律,和对老百姓心理的自我净化等,还是起了一定约束作用的。普渡成为侨乡泉州的一种陋俗,还是道光以后出现的”。

自从读中学以后,我已经有十多年没在自家过普渡这个民俗节日了。今年回到家乡工作,适逢中秋节假日,总算又能赶上这种日子。倒不是说多想念多喜欢,只是作为家乡的民俗节日,不能参与总是觉得自己与家乡疏离了。

普渡是要宴请宾客的,一般是外村的亲戚和一些朋友。大家一起吃饭喝酒热闹一夜。以前饭菜总是自家做,一旦这个节日,家里人忙个不停,只能感受节日之苦,没多少享受。如今这边与时俱进,干脆做菜的任务全都包给专门的厨师,几户或十几户人家一起包出去,每家要求四五桌或七八桌的菜量,对于各家来说轻松许多,对于做菜的厨师也比较集中,承包的规模较大,赚得也多,皆大欢喜。

“泉州普渡后来被视为陋俗,当与普渡这种信仰民俗在传承的过程中,出现了竞尚奢侈和结怨械斗等弊端有关,而这己超出了民间信仰的范畴。”所以,有一段时间,总是出动警察在各个普渡村的路口拦截赴宴的人。现在倒是没有这种情况了,毕竟乡风民俗实在不容易阻止。不过现在抓酒驾抓得很严格,这样反倒容易遏制喝酒的风气。你参加民俗节日可以,但是喝酒喝多了就不允许驾车,否则一抓到底。这样大家参加这种日子就会自觉控制酒量,于是就不容易酒后出问题了。

民俗传统自有其道理,一味强硬阻止是很难的。有针对性的措施反倒大家会自觉点。不过我还是觉得这种民俗能免则免,喝起酒来很少人控制得住,喝多了实在难受,主人家招待酒醉的人也不容易。但是热闹气氛倒是让很多人恋恋不舍,有的可以作为一个增进客户感情的机会,有的也是趁机会热闹热闹了。

普渡供品

普渡供品

普渡烧纸马烧金纸放鞭炮

普渡烧纸马烧金纸放鞭炮

普渡酒席



1 Response to “十多年来第一次过普渡”

  1. 1
    kevin
    2010-9-24- 星期五 2:17    @reply     

    民俗还是很有魅力的,热闹又开心,只是喝酒这件事儿上,确实让人头疼。国人什么时候能学会适度和尊重,大家就都能喝的开心了。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