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暑清供

书悦, 杂项 | 2009-7-17 星期五 22:19   修改@2009-7-17 22:23 | 评论↓

那晚在南锣鼓巷口附近的三元梅园头一回吃到 tsing 喜欢的双皮奶,不算便宜但口感着实不错,虽然我觉得奶脂味有点过于浓烈,但那爽滑劲还真有点念念不忘。当时几个人边吃还边探讨了一下怎么制作的问题。

昨日去豆瓣书店取预定的书,结果失望地放弃了那套名著名译插图版的《往事与随想》,因为不是我想要的版本。秉着不能空手而归的想法,反而收了其他几本闲书,其中有一本是“大家散文文存”里邓云乡的《旧京散记》。虽说我惯常就喜欢这类掌故类随笔,但近来真真是自觉克制着不买闲书的,而拿下此书只因随手翻阅时就看到里面一篇文章提及了奶酪的制法,让我想起那晚吃的双皮奶以及关于双皮奶制法的讨论。

邓云乡在这篇名为《消暑清供》的随笔里列举描述了西瓜、奶酪、酸梅汤、冰碗和冰激淋等几种炎夏凉品,光是读来就感生津。比如西瓜,他说旧时还吃井水,即使在三伏天,绞出的井水也不过三四度的温度,用来浸瓜,浸透之后,吃起来真如嚼冰咀雪,满口既凉且甜。井水浸瓜,其实早些年我家里也还是常常这样做的,乡下家里,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自开一口井,井水是冬暖夏凉的,天气越是炎热,井水越是冰凉,而大冷冬天,打井水洗脸,反而如温水般舒适。买来的西瓜,放到盛有新打井水的盆里一段时间,凉意适中,比现今放到冰箱里常常冷藏过度更好吃。而奶酪呢,光是文章里引用的这首诗就让我垂涎三尺了:

闲向街头啖一瓯,琼浆满饮润枯喉,觉来下咽如脂滑,寒沁心脾爽似秋。

可叹我以前完全不知奶酪竟是这样美味的消夏极品,邓云乡说,“用琼浆玉液来形容,是毫不为过的”。奶酪的制法是,把牛奶加白糖或冰糖烧开,盛在小瓷碗中,冷却后掀去奶皮,实际也就等于脱脂。然后把酒酿、白酒每碗中滴入数滴,使其凝固,放入冰箱中,冰镇一段时间取出,便成为一碗雪白的比嫩豆腐还嫩的奶酪了。至于酸梅汤,倒是熟之又熟的饮品了,以前在家倒不常喝,直到来了北京,到火锅店吃火锅则基本是佐餐必备了,倒是文中提到的琉璃厂“信远斋”这据说是中外闻名的酸梅汤老字号,以前从未注意,读此文后,昨天在超市立刻就发现了玻璃瓶装的酸梅汤,赫然就是这名头,书里书外却是立时印证了。尚有什刹海荷花市场的冰碗和老式的冰激淋,前者未尝一见,后者时过境迁,就不多扯了。



2 Responses to “消暑清供”

  1. 1
    hedgehog
    2009-7-18- 星期六 1:12    @reply     

    去青岛的时候满大街都卖老式冰棍
    话说南锣鼓巷里面的双皮奶才是最出名的啊,双皮奶也是我介绍给tsing的

  2. 2
    likk
    2009-7-19- 星期天 10:40    @reply     

    双皮奶我只在广州吃过,觉得味道很好。厦门这里做的就不正了。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