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志在《波斯的礼物》一文里谈及《鲁拜集》的汉译情况:

“除了近年译自波斯文原著的张晖(1988)、张鸿年(1991)之外,从1912年起至1999年,以英译为底本,染指翻译欧玛尔·海亚姆(Omar Khayyam)四行诗(rubai-yat,柔巴依,旧译鲁拜)的中国文人,计有胡适、郭沫若、闻一多、徐志摩、孙毓棠、吴剑岚、赵宋庆、伍蠡甫、李意龙、潘家柏、黄克荪、李霁野、黄杲昕、陈次震、孟祥森、虞尔昌、柏丽——恐怕这还是不完全统计”

而这里面有许多译文并没有推出专门的单行本,比如李霁野的译本《俄默绝句集》。

李霁野的这个译本如今收录在百花文艺出版社《李霁野文集》第八卷,共译101首。据译后记介绍,他1943年逃离北平时,随身携带的书中就包括菲茨杰拉德的七十五首和一百零一首的两个版本。后来在教书写诗中就尝试以绝句译俄默诗,先译完了七十五首的。1946年应许寿裳之约到台湾编译馆后,才译完百首,并将诗集译稿打印出来寄送朋友征求意见,惜编译馆随后解散,终于没有正式印行这个译本,并且在后来的动乱中将译稿也遗失了。幸运的是,在他寄送朋友的打印稿中,他的一个朋友朱肇洛很珍惜这份译稿,将译稿抄录成册并与自己的其他文稿另地存放,终于躲过查抄而保存下来。直到朱肇洛已经因病去世,李霁野在整理自己的文集时,才意外地收到朱肇洛的家人寄来的手抄稿,从而得以编入文集。后来,这份珍贵的手抄译诗稿作为永恒的纪念保存在上海鲁迅纪念馆。

今天下午,我特意到学校图书馆借出了李霁野文集的这一卷,将《俄默绝句集》单独复印出来装订成小册子了。郁闷的是,装订时忘了仔细查看一下,原来,在本卷文集后面的《妙意曲》部分,有一节“《鲁拜集》选译”,选译了八首,这是在李霁野译稿遗失后“从记忆中重抄或重译”的,和原先的译稿有所不同,后来也就作为个人的两种不同译法保存了下来。看来要想办法补进自己复印的单行本了。

《李霁野文集》第八卷

《李霁野文集》第八卷

俄默绝句集

俄默绝句集

俄默·伽亚默

《俄默绝句集》复印单行本



9 Responses to “李霁野译《俄默绝句集》”

  1. 1
    老鸽
    2010-3-4- 星期四 17:03    @reply     

    能否把李霁野的译诗贴出来呢?谢谢您!

  2. 2
    老鸽
    2010-3-8- 星期一 10:42    @reply     

    先把第12首和第99首贴出来好吗?麻烦您了!

  3. 3
    asiapan
    2010-3-9- 星期二 20:12    @reply     

    @老鸽: 抱歉,最近在外地跑,译本不在手边,等有时间再贴上来

  4. 4
    老鸽
    2010-3-10- 星期三 21:10    @reply     

    好的,谢谢您!期待着。

  5. 5
    老鸽
    2010-3-28- 星期天 11:44    @reply     

    我在网上邮购了该书(在路上,尚未到手),很欣喜!另邮购到黄杲炘的湖北教育出版社版本的,非常珍贵,因为它里边收了不少有名的插图,最值得珍惜的是黄提供了一个五种菲氏版本的对照表!

  6. 6
    老鸽
    2010-3-30- 星期二 17:25    @reply     

    在您的介绍下,网购了《李霁野文集》第八卷,很高兴。看到了李的全译本。《李霁野文集》第八卷收入的“妙意曲”中还有8首鲁拜,竟和前面的两个版本,也相当珍贵。您忘了复印,如需要我可以传给您的,好吗?

  7. 7
    asiapan
    2010-3-30- 星期二 21:40    @reply     

    @老鸽: 呵呵,老兄您才真是《鲁拜集》专业爱好者啊,我很是佩服。“妙意曲”部分的八首后译诗我那次发现以后已经自己复印补上了,感谢老兄盛意。近来无暇把玩,容以后得空再与老兄专门好好交流。

  8. 8
    老鸽
    2010-4-10- 星期六 15:31    @reply     

    最近很荣幸收集到了屠岸的译本18首。

Trackbacks

  1. 集藏《鲁拜集》中译本 - Asiapan Talks (2009年12月11日)

Leave a Comment

Tag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提示/Tips可使用Ctrl+Enter快速提交留言出口成脏一律垃圾处理。

blank